Saturday, July 23, 2011

和平梦~

转自:挪世界和平国家-北欧高居榜首 英国《经济学人》信息部在5月30日首次公布的“全球和平指数”排行榜上,挪威被评为全球最安全的国家,伊拉克被评为全球最不安全的国家。
“全球和平指数”调查涵盖全世界121个国家和地区,首次对世界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和平程度进行横向比较。调查受一批商业、学术和政治组织委托,由《经济学人》信息部负责搜集和研究数据。
调查对世界各个国家和地区在过去5年参与战争的次数、阵亡士兵人数、暴力事件、有组织犯罪和军费开支等24个指标进行考量,结果显示,全球最和平的十个国家分别是:挪威、新西兰、丹麦、爱尔兰、日本、芬兰、瑞典、加拿大、葡萄牙和奥地利。
“全球和平指数”调查负责人克莱德·迈克康纳基表示:“‘全球和平指数’显示和平能够被衡量,以后我们也将继续做这样的调查。”
迈克康纳基透过电子邮件发表声明表示:“我相信国家的和平与其经济繁荣有着一定的关联,因此商业对于促进地区和平起着关键的作用。”
Vivian卓卉勤:这个和平神话在挪威事件中遭受严重打击!
无法想像这样的恐怖袭击是怎么发生在这个连总统都一般不带随扈的和平国度!
地球上仅有的和平土地出现这样的事,我们是不是要加把劲儿~好好来反省和深思了?

转自:挪威打破北欧和平神话 。。

袭击场景似同战争

据美联社7月22日报道,挪威警方今天说, 一名土生土长的恐怖分子今天先引爆炸弹,重创位于首都奥斯陆的挪威政府办公大楼,然后又身穿警服去了一个夏令营,在一些青少年四散逃命(有的甚至跳水逃命)时将其枪杀。
这两起袭击事件造成至少91人丧生,是二战结束以来这个爱好和平的国家发生的最严重的暴力事件。
据路透社7月20日报道,挪威一名伪装成警察的枪手向参加夏令营的青少年开枪扫射,造成至少84人身亡。警方说,遇难人数还可能增加。
枪击事件发生在位于奥斯陆西北的于特岛。当时,执政党工党下属青年团正在举行青少年夏令营。目击者安妮塔·利恩说: “我看到人们跳进水里往岸边游去。他们大哭、颤抖,简直吓坏了。”幸存者约尔根·贝诺内说:“情况一团混乱。我看到有人中枪,我尽力让自己安静坐好、藏在一些石头后面。我看到枪手一次,离我只有二三十米。”
夏令营警卫莫滕森表示,这名枪手伪装成警察,开着一辆银灰色的车混进于特岛,“他下车并拿出证件,表示他被派到这里安检。一切都看起来很正常。不出几分钟,我们就听到枪响。”
枪案前数小时,首都奥斯陆政府办公区也发生爆炸,造成7人死亡。这是2005年伦敦交通系统爆炸案以来,欧洲最大的一起攻击事件。爆炸将整条街玻璃震碎一地,撼动建筑结构,连钢筋都扭曲变形。首相办公室大楼窗户被炸碎,石油部大楼起火,市中心上空升起阵阵黑烟,民众吓得四处逃窜。不过首相斯托尔滕贝格安然无恙。
警方负责人厄于斯泰因·梅兰表示,袭击已达到“灾难程度”。
据西班牙《国家报》网站7月20日报道,“似乎战争场景。”这是挪威《日报》记者埃纳尔·哈格瓦格对奥斯陆市中心政府大楼发生爆炸后周边景象的描述。他说:“前面一座建筑几乎炸没了,入口都毁了。一团巨大的烟尘笼罩着首相办公室所在的建筑。对挪威人来说,这样的事是无法想象的。人们都吓傻了,相互问:‘这里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事?’”
微软公司挪威分部负责人乔尔·塞特的办公室离爆炸地点仅100米,他说:“我们挪威人都很困惑,像这样的事以前只在电视里看过。”
22日下午爆炸发生后,奥斯陆大街上已几乎看不到人。警方封锁了很多区域,并告诫市民尽量不要外出。
嫌犯落网身份成谜
据美联社23日报道,挪威国家广播电台称,制造奥斯陆爆炸案并在于特岛夏令营大开杀戒的赚犯名叫安德所·贝林·布雷维克。
挪威媒体公布了这个金发碧眼的挪威人的照片,警方则于昨晚搜查了这名32岁男子在奥斯陆的公寓。
一名警宫说,在于特岛夏令营落网的布雷维克制造这两起事件时都是单独作案,“好像与任何国际恐怖组织毫无关系”。
对调查人员来说,涉嫌杀害夏令营中至少84名青少年并在奥斯陆引爆一枚炸弹的这个人就像个谜团:他是具有反穆斯林思想的右翼分子,却与顽固的激进分子组织没有联系。
一名挪威警官说,“他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不属于挪威任何已知的极端右翼组织,且无犯罪前科,“他一直不在我们的视线之内,如果他积极参与挪威新纳粹组织的活动,应该会受到我们的注意。不过,他仍可能受到他们的意识形态的鼓动”。
挪威一名高级警官说,该嫌犯在网上发的帖子表明“他具有一定的右翼政治倾向,持反穆斯林的观点。但这是否是他采取实际行动的动机,仍有待观察”。 !
据路透社7月23日报道,有一些伊斯兰好战组织曾与对欧洲的袭击阴谋有关,包括“基地”组织、巴基斯坦的虔诚军和塔利班、索马里青年党等。
挪威的袭击事件有“基地”作案的部分特征,但它也可能是极右武装分子所为。许多西欧国家的警方都对极右情绪不断增长感到担忧。
挪威电视台TV2今天报道说,被捕的嫌犯与右翼极端主义有联系。纽约大学专家哈加伊·西格尔说:“如果情况属实,那将意义重大——这种极右袭击事件在欧洲和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是前所未有的。” l
挪威专家雅各布·格辛米尔斯基表示,主使者可能是右翼分子,他们关注移民议题,在挪威及北欧其他国家日渐发展。他说:“若伊斯兰极端分子发动攻击,不会选择一座偏僻岛屿。”
据英国《金融时报》网站7月23日报道,刚刚传来挪威发生恐怖袭击的消息时,人们立刻怀疑是伊斯兰极端分子或是代表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的组织所为。挪威参与了北约在阿富汗的行动,还派出飞机参与北约当前对利比亚的袭击。专家认为,最有可能的袭击动机是为挪威参与阿富汗或利比亚事务而对其进行惩罚。
然而,警方透露,嫌犯是土生土长的挪威人。这让与伊斯兰激进势力没有任何关联的本土极端主义开始成为怀疑对象。专家认为,嫌犯可能与挪威本地的新纳粹主义氛围存在关联。
“和平之国”不再和平
英《泰晤士报》网站7月22日发表题为《岛上的屠杀和首都的汽车炸弹打破了70年的和平》文章:
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威力巨大的炸弹打破了奥斯陆夏日午后的宁静,也突然终结了保持近70年的和平局面。
挪威首都发生的这次爆炸事件至少夺去了7人生命,但就在挪威人面对爆炸所造成的严重破坏而感到茫然之际,更可怕的事发生了:从主要执政党在一个偏僻小岛上组织的夏令营的营地传来消息,一名枪手至少射杀了84人。
在经历了这样可怕的一天后,挪威受到极大震动,它不知道自己参与北约和阿富汗行动的做法是否点燃了导火索。
据《华盛顿邮报》网站7月23日报道,提起挪威,人们总会想到诺贝尔和平奖,很少有人将其与暴力事件联系起来。22日发生的两起袭击事件震惊挪威全国,似乎将会迫使这个政府大楼都很少没有安保措施的开放社会进行文化转型。
在爆炸事件发生后,首相斯托尔滕贝格被紧急送往一个秘密地点。奥斯陆很多居民表示,两起袭击事件很可能产生深远影响。多年来,市内戒备最森严的建筑物一直是美国使馆,有人对此感到不解,认为相关安保措施实在没有必要。
根据挪威有关部门的评估报告, 2010年,挪威国内的右翼极端主义情绪有所上升,极右翼分子一直和有组织犯罪集团保持着接触,这增加了他们制造暴力事件的可能。
西班牙《世界报》网站7月22日发表题为《挪威的“9·11”》文章:
今天发生的爆炸案和枪击事件使挪威和全世界感到震惊。极端组织为什么要攻击挪威呢?挪威是举世闻名的国际和平谈判者,诺贝尔和平奖也在这里颁发。与此同时,挪威还是向世界其他地区提供人均援助最多的国家。
伦敦大学国王学院政治分析家乔纳森·帕里斯认为,“基地”组织似乎正将目标锁定在保护措施较弱的目标上, 22日的袭击就是表明“基地”在本·拉丹死后仍在活动的一种方式。
英国厂播公司的分析家约恩·马兹利恩认为,在个人自由、社会平等和文化开放等方面位居世界前列的挪威人迄今过着非常放松的生活,也许还有一些单纯。但就是这个从未受到过袭击或恐怖主义威胁的国家却遭遇了自己的“9·11”,也许一切都不能再回到从前。显而易见,挪威已经失去了它的单纯,已经不会再有以前的安全感了。

************************************************

23日,一名女子在奥斯陆大教堂外的广场上摆放鲜花,对遇难者表示哀悼。
Vivian卓卉勤:这是过往的挪威
转自:曾获评世界最安全国家
作为北欧四国中的一员,挪威以居民生活质量高、福利待遇高被誉为“世界上福利最好的国家”之一。据报道,该国10个人里有5个人有条件住别墅,看病免费,住院免费等。
美国《新闻周刊》曾将其评为生活质量最高的国家。根据联合国人类发展报告,挪威连续五年生活质量排名最高。挪威也是经济和社交方面最平等的国家。
英国一家机构2007年对外公布了一份关于全球和平国家排名的报告,挪威名列榜首,成为世界上最和平的国家。
************************************************

转自:挪威的森林 一片哭声
风靡60年代的甲壳虫乐队唱出了闻名世界的曲子《挪威的森林》:“海潮的清香,遥远的汽笛,女孩肌体的感触,洗发香波的气味,傍晚的和风,缥缈的憧憬,以及夏日的梦境……”1987年村上春树也以《挪威的森林》为书名写了一本青春恋爱小说。
很多人认识挪威,也是以村上春树的这部名著开始的。谁能料想,在挪威这样一个富裕、和平、安宁的北欧国度,会发生这样令人发指的恐怖暴行?目击者称,枪手不仅对躺在地上的伤者补射头部,即便跳水逃生的青少年也惨遭追杀。
难以想象,前一秒钟还欢声笑语的年轻人,会在顷刻间丧命于如此暴行;难以想象,其父母又如何承受白发送黑发之痛?世界在感同身受挪威人民伤痛的同时,更应思索:在现代社会,如何才能更好地防范个人极端主义的危害? 邓柯
************************************************
转自:个人极端主义岂止是挪威之恸
新华网北京7月23日电(记者莫华英 夏文辉)这是挪威历史上最痛苦的周末。在首都奥斯陆市中心22日遭遇的汽车炸弹爆炸和附近于特岛上的枪击事件中,至少87人死亡。首相斯托尔滕贝格宣布:这是一场“国难”。
谁能料想,在挪威这样一个富裕、和平、安宁的北欧国度,会发生这样令人发指的恐怖暴行?
初步调查表明,疑凶是一名32岁的本土男子,与国际恐怖组织并无关连。挪威媒体认为,这场“国家灾难”可能是个人极端主义者“报复社会”的疯狂举动。
报道称,这名男子在奥斯陆制造爆炸事件后,扮成警员潜入市郊于特岛,向在那里参加挪威工党青年团活动的人群疯狂扫射。目击者称,即便跳水逃生的青少年也惨遭追杀。
难以想象,前一秒钟还欢声笑语的年轻人,会在顷刻间丧命于如此暴行;难以想象,其父母又如何承受白发送黑发之痛?
虽然警方调查仍在继续,尚不能充分认定这是个人所为,但这种令人不寒而栗的行径确实显露了个人极端主义的特质:极端残忍、反人道、不循常理。
历史上,由个人极端主义者制造的类似惨案不在少数:1995年4月19日发生在美国的俄克拉荷马联邦大楼爆炸案造成168人死亡,而凶手只是一名声称“反对联邦”的美国退伍老兵;近年来,西方一些国家不时发生“校园枪击案”“连环杀人案”,往往也是个人极端主义者制造的惨剧。
与有组织的恐怖袭击相比,源自个人极端主义的袭击多数情况下事先更加难寻征兆,更令人防不胜防,同样给社会造成巨大危害。尤其是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武器不断升级,更易形成重大杀伤力。因此,各国无论是政府还是公民,都有责任坚决抵制、清除、防范和打击个人极端主义。
随着调查的深入展开,相信制造这场血腥惨案的凶手一定会得到应有惩罚,但袭击带给挪威人民的心灵创伤在长时间内将难以愈合。世界在感同身受挪威人民的伤痛同时,更应思索:在现代社会,如何才能更好地防范个人极端主义的危害?如何才能让这样黑色的日子不再重现?

挪威爆炸枪击案嫌疑人安德斯·布雷维克
************************************************
转自:挪威“疯子”枪手制造大屠杀

挪威警方正搜寻涉嫌22日于特岛枪击事件的第二名嫌疑人。挪威通讯社23日报道,目击者告诉警方,在于特岛行凶的枪手共两人,警方正展开调查。警方先前逮捕32岁挪威籍男子安德斯·贝林·布雷维克(见图,新华社发),指控他制造首都奥斯陆爆炸和于特岛枪击,致死至少91人。
按照这家挪威国家通讯社的说法,第二名嫌疑人没有像布雷维克那样身穿警服伪装成警察,而是穿一件带警徽的运动衫。警方先前调查和于特岛枪击事件目击者讲述显示,布雷维克似乎独自一人作案。
让警察困惑的是:嫌疑人布雷维克虽然思想右倾激进,但没有犯罪记录,根本没有引起安全部门警觉。一名警官说,布雷维克近距离残忍射杀数十名无辜者时极为平静,而且事后没有自杀,非常奇怪。
“疯子”枪手伪装警察射击无辜人群
“袭击看起来与任何国际恐怖组织没有联系,”美联社援引一名警官的话说“这更像是一名疯子所为。”
按照他的说法,袭击更像是“挪威的俄克拉何马爆炸”,而不是“9·11”恐怖袭击。
1995年4月19日,美国俄克拉何马城联邦政府工作大楼爆炸,168人死亡、500多人受伤,是当时为止美国本土最严重的恐怖袭击。案件主谋为一名美国人。
警方加紧讯问布雷维克,尚未公布讯问细节。
当天早些时候,奥斯陆警察局副局长斯韦恩·施蓬海默介绍,布雷维克着警服,当天在奥斯陆以西约40公里的于特岛向人群射击。
施蓬海默说,布雷维克从来没有供职于警察部门。
警方确认,此人与国际恐怖主义组织毫无关系,因此警方称布雷维克的表现“简直就是一个疯子”,很可能是为了报复执政党。
背景平常年轻企业家无出格行为
挪威警方23日凌晨搜查布雷维克位于奥斯陆西部的一栋四层红砖楼房,搜寻布雷维克发动袭击的线索。
登记信息显示,布雷维克合法拥有几件武器,为当地一个枪支俱乐部成员。他经营一家种植蔬菜的小型农业企业。
挪威国家电台报道,安德斯是土生土长的挪威人,长着一头漂亮的金发和蓝色眼睛。在至今已经出现的照片中,布雷维克显得非常干净。他想将自己的形象打造成为一个年轻的企业家。但是,直到他成立农场和搬出奥斯陆之前,他的经商之路并不算太成功。
初步调查结果显示,布雷维克没有加入挪威任何右翼极端组织,没有犯罪纪录,只有一些轻微违规行为。
一名警官直言,布雷维克先前没有出格行为,没有引起警方关注。
“布雷维克不在我们监控范围内。如果他活跃于挪威新纳粹组织,自然会受到监控,”他说,“当然,他可能受到新纳粹思想影响。”
由于未获授权发布这类信息,这名警官不愿公开自己的姓名。他说,挪威境内新纳粹组织缺乏有效组织和领导,处于警方“有效控制之下”。
思想激进袭击前微博强调“信仰”
不过,布雷维克思想激进显而易见。挪威媒体报道说,凶手是一名极右翼分子。此人自称是“民族主义者”,反对挪威工党的社会经济政策,并在网络上发表文章,极力反对不同文化共存的主张。
发动袭击几天前,他在微博上发布信息,引用英国一名哲学家的话:“一个人如果有信仰,力量可以等同于10万名只相信利益的人。”
挪威《世界之路报》报道,布雷维克的一名朋友告诉这家报纸,布雷维克30岁之前成为一名右翼极端分子,经常借助网络发表民族主义色彩浓厚的言论。
此外,布雷维克强烈反对不同信仰的人可以聚居一处而相安无事的说法,反对移民。
挪威高级警官斯韦恩·施蓬海默认为,从布雷维克网上发布的信息分析,“他的政治观点为右翼……但与他发动袭击是否有关联,尚无法断定”。
上世纪90年代,挪威境内新纳粹等右翼极端组织活动猖獗,卷入一系列凶杀案和抢劫案。此后,这些组织在警察强力打压下收敛不少。
凶手爱玩《魔兽世界》
一家挪威媒体报道称,布雷维克在其“脸谱”网站上介绍自己是一名“保守的人”、“基督徒”,喜欢打猎和玩电脑游戏,尤其是《魔兽世界》。
英国《卫报》称目前的消息得出了一副令人不安的景象:布雷维克是一名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者,他仇恨国内的多元文化主义、穆斯林和政治左翼。他曾经撰写过一些诋毁挪威政治家的言论。他的邻居表示,他喜欢暴力视频游戏以及穿军事风格的服装。
布雷维克在“脸谱”上将卡夫卡的书和乔治奥威尔的《1984》列入最喜欢的书籍。他经常访问基督原教旨主义和极右倾向的网站。
■特写冷静枪杀让人不寒而栗
布雷维克在于特岛枪杀无辜者时的冷静让人不寒而栗。一些幸存者回忆,他在这个小岛上缓慢步行,持枪射杀周围的人,然后朝跳水逃离的人开枪,整个过程中显得非常平静。
一名警官告诉美联社记者,布雷维克事后没有开枪自杀,令人有些奇怪,不少类似案件行凶者最后选择自杀,“不过,这也是件好事。我们或许能得知他的作案动机”。
“很显然,他像冰一样冷酷。但靠近挪威政府大楼是件容易的事情,那条街道对公众开放”。
■专家观点
欧洲右翼抬头值得警惕
恐怖的爆炸声把平静的北欧国家挪威撕开一条条伤口。
为什么是挪威?制造袭击的目的是什么?昨日,国际问题学者、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教授接受了南方日报记者采访。
欧洲舆论忧右翼“回潮”
南方日报:此次挪威爆炸袭击的地点一个是政治青年夏令营,一个是奥斯陆城市中心的一幢媒体大楼,并波及首相办公室。您如何看此次袭击的性质?
金灿荣:此次的动作,地点一个是夏令营,一个是政府大楼,说明反政府、反执政党的情绪很强。挪威这次的爆炸更多是国内因素导致。我觉得可以排除宗教因素、分离主义因素,应当就是右翼分子所为。
有分析认为,从这名嫌疑犯选择的袭击目标——— 政府办公大楼群所在地区和工党青年团夏令营基地来看,他是明显针对挪威工党的。挪威工党和其他两个中左政党目前在挪威联合执政,首相斯托尔滕贝格就来自工党。首相办公室就设在被炸的挪威政府办公大楼内。在枪击事件发生前,挪威外交大臣斯特勒刚刚去过于特岛,首相斯托尔滕贝格也计划前往。
南方日报:挪威警方称两起事件与欧洲极右分子有关。欧洲舆论也对挪威爆炸和枪击普遍表示震惊,担心右翼极端势力在欧洲“回潮”。对此,您如何看?
金灿荣:右翼势力在欧洲有时候简单地被称为新纳粹,右翼势力对外的表现是比较排外,种族主义情绪很强,而对内就比较反政府,它的社会基础往往是过得并不太好的白人,以中下阶层为主。要判定的是,这次事件究竟是个人行为还是团体行为。如果是个人行为,就反映了欧洲人对目前经济状况的不满,可能是目前生活水平下降,对未来比较消极,怪罪社会。
右翼分子在经济形势下降的大背景下有所抬头。加强国内的改革是这次事件给出的最主要的启示。以往高消费、高福利的生活方式已经难以维系。
北欧是否不再安全
南方日报:此次事件是挪威二战以来遭受的第一次重大袭击,这是否意味着最后一块净土的北欧也已经不再安全了?
金灿荣:这次事件值得警醒,但下结论还太早,挪威现在需要冷静思考。随着欧洲经济竞争力下降,欧洲整体竞争优势都在下滑,人们生活水平受影响,尤其是社会底层人民的生活境况不如从前,美国一些媒体现在还在讨论是否会出现欧洲版的“阿拉伯之春”。这是需要警惕的。欧洲国家的福利一向很好,如果要保持良性循环就要保证经济竞争力。现在的困境是,欧洲在高端竞争方面赶不上美国,中低端竞争落后于中国,欧洲的路正在被堵死。
南方日报:该怎么化解这一类危机或者说如何进行国内改革?您认为欧洲这种国内不满情绪蔓延的可能性有多大?影响会多深?
金灿荣:欧洲的改革有两个方向,减福利和增效率,要解决突出的国内矛盾,否则这类惨案以后可能会更多。但目前来看,这两个方向的改革都很难。减福利老百姓就全面反对,法国去年把退休年龄从60岁提到62岁就引发过全国罢工。欧洲现在必须改变原有的一套生产生活方式,这也是欧洲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
南方日报驻京记者 杨春
实习生 向昱筱
国际时评
个人极端主义不只是挪威之恸
初步调查表明,疑凶是一名32岁的本土男子,与国际恐怖组织并无关连。挪威媒体认为,这场“国家灾难”可能是个人极端主义者“报复社会”的疯狂举动。虽然警方调查仍在继续,尚不能充分认定这是个人所为,但这种令人不寒而栗的行径确实显露了个人极端主义的特质:极端残忍、反人道、不循常理。
历史上,由个人极端主义者制造的类似惨案不在少数:1995年4月19日发生在美国的俄克拉荷马联邦大楼爆炸案造成168人死亡,而凶手只是一名声称“反对联邦”的美国退伍老兵;近年来,西方一些国家不时发生“校园枪击案”“连环杀人案”,往往也是个人极端主义者制造的惨剧。
与有组织的恐怖袭击相比,源自个人极端主义的袭击多数情况下事先更加难寻征兆,更令人防不胜防,同样给社会造成巨大危害。尤其是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武器不断升级,更易形成重大杀伤力。因此,各国无论是政府还是公民,都有责任坚决抵制、清除、防范和打击个人极端主义。
随着调查的深入展开,相信制造这场血腥惨案的凶手一定会得到应有惩罚,但袭击带给挪威人民的心灵创伤在长时间内将难以愈合。世界在感同身受挪威人民的伤痛同时,更应思索:在现代社会,如何才能更好地防范个人极端主义的危害?如何才能让这样黑色的日子不再重现?
“最安全国家”惊爆血案
挪威是世界上最富的国家之一,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名列世界前茅。在挪威,人人享有“从摇篮到坟墓”的高福利,教育和医疗都是免费。近年发生的国际金融危机对挪威经济冲击不大,失业率只有百分之三多,失业者可以享受政府按月发放的失业救济金。今年上半年挪威经济已经恢复增长。
英国一家机构此前对外公布了一份关于全球和平国家排名的报告,挪威名列榜首,成为世界上最和平的国家。在这样一个富裕而祥和的国家,出现了这么一个类似恐怖分子的挪威人,确实令人难以理解。

No comments: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