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30, 2008

牛转乾坤 2

真的觉得忆诗很有“古代人”的气质!哈哈!

大家在购物中心的办公室化妆,是第一次经验呢~!

节目结束后,是要“面对现实”啦~就!拆了头发,怎样见人?

安东尼表演“空口吐雾”,真的没有用“道具”可以在口中“制造”白烟呢~~~!
video

大团圆

video

台上闹成一团,隔壁超市关一个闸口,西药行更是只留一个门口给客人进出。(落闸,只差没放狗罢了!)哈哈~威力实在惊人!

video

我爱你们


谢谢栋梁粉丝贴心送来的祝贺花束和“烧包”
video

今天签唱会台前幕后所有人都真的很开心,其实我们都玩疯了,好像明天真的要过年了一样!
尤其有人在给我签名时说:
今晚就能在部落格看到照片了对不?
我想,这是信心所在,证明我的用心很多人都看到!
在现场看到秀萍、833、猪猪、老头、挤到呱呱叫的alan、鞋子脱了被爸爸逼回家买不到直跺脚的F小姐、还有很多很多也许在匆忙之中没来得及告诉我名字的人!
大家都感受到,哪么多的“爱”是一股莫名的推动力,使得我们想回报更多!
也许,善念和恶念都有个共同点,就是“生生不息,源源不绝”,所以抱着感恩与喜悦的心,总觉得“得到”的比“付出”的多许多,所以还要努力的“给”。
当然可能偶尔也会遇上一些人,成天是活在自己的“邪念”当中,就像生气或整人的原理一般,其实谁损失啊?可能只有无知的他自己吧?如果没有智慧跟进,我可能会有点无奈,因为大家已经超脱这些,活在快乐当中,唯有放不下的执着的心灵会被噩梦缠绕?!
没关系啦!谁管啊!开心才是最重要!哈哈~!得到今天这么多的“快乐元素”也许是种上天眷顾的“幸运”,所以我希望吧这些种子散播,让身边的人也一样快快乐乐!happy happy~~~
看到这个造型和MV里头有“一点点”不同,何解?因为前面那撮头发是要遮丑的咯!不然把头发都盘起,不是看到我被医生剪掉的半秃额头?哈哈~~

牛转乾坤~前奏

今天几位第一次碰面,猪猪带了一个2000ml水壶
有多大?请(化妆前的)美女示范:
对!就酱~大~。但是......
在不同人面前,水壶有奇特的魔术功效,咦~~怎么看都不像一个“粉大”的水壶啊??
再来,快餐店的辣椒酱有个器皿盛着:
偏偏他就要拿个“巨型”的,多巨?酱巨:
有图为证!是他一个人“独享”的!!
好戏在后头,点东西才经典:
一盆薯条!还要“独享”!罗马真的不是一天造成的!
谢谢收看!以上故事纯属事实,但如果和你知道的版本有出入,可能是你的记忆不好!老猪,要看医生咯!
~剧终~

Saturday, November 29, 2008

热心vs狠心

相信你一定经历过有朋友来请教你对某件事的看法或意见,在我的广播生涯里,这更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每天都有话题讨论、意见分享之类的在空中开放。

有些特定的话题,非得要找曾经经历的人士来发表,但往往在特别要求“有经验”人士发表的时候,会有一堆帮朋友发表的“好心人”出现,以本身的角度看法,分析或抨击话题的种种。也许当事人不愿意自己的身份曝光,但见识过最多的就是喜欢去“八”人家是非的邻居或好友。叙述故事前因后果还勉强能接受,很多时候还加插了个人的主观“绝世好桥”,常被搞得哭笑不得。

就因为这个工作的关系,很多人“不敢”向身边人透露的种种,都对岁熟悉的陌生“广播人”报以十二分的希望,但往往问我意见时,会得到同等问题的回报?(一般人问问题当然是想得到答案对不?可能身边还有很多三姑六婆出馊主意呢~)但我坚持把问题根本找出来,再让当事人去衡量与决定。
首先,越想逃避问题的人越应该面对,越想给人意见的人意见最危险,最常见的就是一些绝症病患,身边一定会有很多热心的亲朋好友介绍灵丹妙药或神医,敢问这些人都得过此病乎?答案大家心里有数,我不敢说他们心肠不好,只是很多“意见”是不能乱给的,给了心乱如麻的病人或家人,那是做好事还是好心做坏事?
大家小时候都听过《估通来了》的故事吧?就算没有,也玩过传话游戏,或者看电视节目类似《超级比一比》的环节,眼睁睁看着主题被一步步歪曲,很搞笑对不?但如果这是病人要救命的源头,而你传达的则是最后一个参赛者的答案,那将是什么样的局面?

在接触身边的人面对的问题时,不晓得对方会否觉得我的心肠很“硬”,总是不肯帮忙想办法,可是你的问题如果单凭三言两语解释得清楚,那也轮不到我来帮你解决对不?

尤其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是一门大学问,多少专家研究出多少方法,但为何婆媳问题千百年来都没能解决?人与人的纷争永不停歇?因为要去解决和面对的不是“专家”,而是“当事人”。

如果你曾经找过我没能得到“预设”的答案,请别怪我狠心,只不过想把你的问题交还给你,由你来面对。
或许正打算找我,面临人生的瓶颈或抉择,《勤意咖啡馆》的倾听之门永远为你而开,但小店并没附设“解决”部门,敬请见谅。
看了此文可有给你带来不一样的想法?
卉勤共勉之

Friday, November 28, 2008

教师难在何处?

自从家里外甥都长大后,加上身边有小孩的朋友并不多,是到最近才陆续有圈内朋友当家长,这个故事是发生在朋友身上。
大多数人都相当“醒目”不会跑来和我谈儿女经,但这个朋友倒是例外,因为女儿实在乖巧可爱,于是除了大人,这位小公主也辗转变成我的“小小”朋友了呢!
当天是私人聚会,三几个好朋友,主人家聊起女儿的老师要辞职,言语间有相当的不舍,说:“现在好的老师不少,愿意尽责为小朋友未雨绸缪的就不常见,这次却是硬生生给家长气到自己打包走人。”
她稍作描述,觉得家长每每小题大做到校长室吵闹难于苟同,当事人并非为老师出头,而是难接受为何此人的小孩在学校有霸王般的“特权”,学校少了个尽责的老师也实在可惜。
我无意当法官,况且事情只听单方面说词也未必能作准,倒想听听大家有何高见?或是曾经见识过如何“经典”的家长?
欢迎发表。

Wednesday, November 26, 2008

熱心 or 雞婆

转自林野酒庄~~

有一個ㄚ婆趕火車準備到另一山頭山村幫女兒接生。

可是女兒的婆家是一個很偏僻的小地方火車只經過不停的,ㄚ婆就一直拜託車長,希望他能答應她的要求, 停那一站讓她下車,車長也很為難。

考慮了很久, 還是不敢答應那老婆婆的要求,終於他想到了一個好辦法。

車長對ㄚ婆說:「我到那一村時會故意放慢車速,到時你就跳車,這樣我就不用停車,而你也可以順利下車。」

ㄚ婆連忙點頭,直說這主意不錯。

就在接近那一站時,車長果然放慢車速, ㄚ婆站在火車的第一節預備好,就跳下火車, 因為跳下火車重力加速度的關係,所以ㄚ婆並沒有馬上停下來, 而是在火車旁的月台慢跑。

就在火車最後一節經過ㄚ婆時, 一個年輕人一把抓起了ㄚ婆,把ㄚ婆拉上火車,说:

唉呦!ㄚ婆~~ 还好你遇到我哩,要不這班火車你就趕不上了


==================================
献给所有自以为很厉害的人

Monday, November 24, 2008

礼物的重要在于......


一般听众都默默支持我们的节目,当有机会到各地宣传,就频频收到当地土产,甚至自家的特色美食解馋。
每逢节日,也频频收到礼物祝贺。
这次收到karen的心意,同事看到皆有同样反应:
好精致噢~~~~
首先,除了感谢您的支持,也要感谢您的用心,这些日子以来,收到的很多礼物我都保存着,像出书的时候和听众聚餐及台庆时收到:
以及新年片记者会得到这个搞笑的演绎奖杯!
真的,这些我都留着,见证我们的关系,不止于在空气中!
谢谢你的用心和爱!
luv Vivian

打鼾

身边有哪些人的鼻鼾声非常惊人。或是有什么和鼻鼾声有关的“有趣”故事分享?

Sunday, November 23, 2008

也许有好些人会觉得我的网站“极尽跋扈”,在聊天室更是规矩多多!也有人坦白告诉我,看部落格某些帖子压力很大。 个人角度觉得:人生本就是来不断的学习,
尤其是现有的教育制度似乎重视所得的分数多于一切,对表达的方式的教育少之又少,以致许多人连基本的表达也面对困难。 在这里不难看到以下例子:
要叙述一件事搞了半天人家还是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不善言辞也就算了,但偏偏寂寞的人又爱讲话,每当人家遇到事情就“博晒老命”帮人家出主意,
是天生爱说话不发表意见会“死”?
还是单纯“好心做坏事”假厉害?
这些人在其他地方会如何不得而知,在这里都只会有一个下场,就是被训的“头低低”,甚至勒令“收声”旁观就好。
有些话没说清楚,或是乱说/乱做一通,对他人造成的伤害都是无法预估的!

Saturday, November 22, 2008

還是有兩個機會

有點像達賴喇嘛說的西藏諺語:

「能解決的事,不必去擔心;不能解決的事,擔心也沒用。」

希望大家在努力與忙碌之餘,也能換個角度去看待事情......

========================================
有個年輕人,屆逢兵役年齡,抽籤的結果,正好抽中上上籤,

最艱苦的兵種~海軍陸戰隊。

年輕人為此鎮日憂心重重,幾乎已到了茶不思、飯不想的地步。

年輕人深具智慧的祖父,見到自己的孫子這付模樣,便尋思要好好開導他:

「孩子啊,沒什麼好擔心的。 當了海軍陸戰隊,到部隊中,還有兩個機會, 一個是內勤職務、另一個是外勤職務。如果你分發到內勤單位,也就什麼好擔心的了!」

年輕人問道:「那,若是被分發到外勤單位呢?」

老祖父:「那還有兩個機會,一個是留在本島,另一個是分發外島。如果你分發在本島,也不用擔心呀!」

年輕人又問:「那,若是分發到外島呢?」

老祖父:「那還是有兩個機會,一個是後方,另一個是分發到最前線。如果你留在外島的後方單位,也是很輕鬆的!」 年輕人再問:「那,若是分發到最前線呢?」

老祖父:「那還是有兩個機會,一個是站站衛兵,平安退伍;另一個是會遇上意外事故。如果你能平安退伍,又有什麼好怕的!」

年輕人問:「那麼,若是遇上意外事故呢?」

老祖父:「那還是有兩個機會,一個是受輕傷,可能送回本島;另一個是受了重傷,可能不治。如果你受了輕傷,送回本島,也不用擔心呀!」

年輕人最恐懼的部分來了,他顫聲問:「那……若是遇上後者呢?」

老祖父大笑:「若是遇上那種情況,你人都死了,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倒是我要擔心,那種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苦場面,可不是好玩的喔!」

人生擁有的,是不斷的抉擇。 端看您是用什麼態度,去看待這些有賴您決定的無數機會。 能夠綜觀每件事情、每個問題的正反兩面(或許有更多面), 您將發現,內心最深沉的恐懼, 也在所有狀況明朗了解之後,將會自行化為烏有。

===================================

Thursday, November 20, 2008

唔止一个嘘~犒赏自己

这集话题为:犒赏自己。你会有什么犒赏自己的方式?budget?

車票~请问你最讨厌谁?

这是一个朋友转寄给我的故事:
=========================

我從小就怕過母親節,因為我生下不久,就被母親遺棄了。
每到母親節,我就會感到不自然,因為母親節前後,電視節目全是歌頌母愛的歌,
電台更是如此,即使做個餅乾廣告,也都是母親節的歌。
對我而言,每一首這種歌曲都是消受不了的。
我生下一個多月,就被人在新竹火車站發現,車站附近的警察們慌作一團地替我餵奶,這些大男生找到一位會餵奶的婦人,要不是她,我恐怕早已哭出病來了。 等到我吃飽了奶,安詳睡去,這些警察伯伯輕手輕腳地將我送到了新竹縣寶山鄉的德蘭中心,讓那些成天笑嘻嘻的天主教修女傷腦筋。
我沒有見過我的母親,小時候只知道修女們帶我長大。
晚上,其他的大哥哥、大姊姊都要唸書,我無事可做,只好纏著修女,她們進聖堂唸晚課,我跟著進去,有時鑽進了祭台下面玩耍,有時對著在祈禱的修女們做鬼臉,更常常靠著修女睡著了,好心的修女會不等晚課唸完,就先將我抱上樓去睡覺,我一直懷疑她們喜歡我,是因為我給她們一個溜出聖堂的大好機會。
我們雖然都是家遭變故的孩子,可是大多數都仍有家,過年、過節叔叔伯伯甚至兄長都會來接,只有我,連家在那裡,都不知道。
也就因為如此,修女們對我們這些真正無家可歸的孩子們特別好,總不准其他孩子欺 >侮我們。

我從小功課不錯,修女們更是找了一大批義工來做我的家教。屈指算來,做過我家教的人真是不少,他們都是交大、清大的研究生 和 教授,工研院、園區內廠商的工程師。教我理化的老師,當年是博士班學生,現在已是副教授了。教我英文的,根本就是位正教授,難怪我從小英文就很好了。
修女也壓迫我學琴,小學四年級,我已擔任聖堂的電風琴手,彌撒中,由我負責彈琴。由於我在教會裡所受的薰陶,所以,我的口齒比較清晰,在學校裡, >我常常參加演講比賽,有一次還擔任畢業生致答詞的代表。
可是我從來不在慶祝母親節的節目中擔任重要的角色。
我雖然喜歡彈琴,可是永遠有一個禁忌,我不能彈母親節的歌。
我想除非有人強迫我彈,否則我絕不會自已去彈的。
我有時也會想,我的母親究竟是誰,看了小說以後,我猜自己是個私生子。
爸爸始亂終棄,年輕的媽媽只好將我遺棄了。
大概因為我天資不錯,再加上那些熱心家教的義務幫忙,我順利地考上了新竹省中,大學聯招也考上了成功大學土木系。
在大學的時候,我靠工讀完成了學業,帶我長大的孫修女有時會來看我,我的那些大老粗型的男同學,一看到她,馬上變得文雅得不得了。很多同學知道我的身世以後都會安慰我,說我是修女們帶大的,怪不得我的氣質很好。

畢業那天,別人都有爸爸媽媽來,我的唯一親人是孫修女,我們的系主任還特別和她照相。服役期間,我回德蘭中心玩,這次孫修女忽然要和我談一件嚴肅的事,她從一個抽屜裡拿出一個信封,請我看看信封的內容。
信封裡有二張車票,孫修女告訴我,當警察送我來的時候,我的衣服裡塞了這兩張车票,顯然是我的母親用這些車票從她住的地方到新竹車站的, 一張公車票從南部的一個地方到屏東市。另一張火車票是從屏東到新竹,這是一張慢車票,我立刻明白我的母親應該不是有錢人。
孫修女告訴我,她們通常並不喜歡去找出棄嬰的過去身世,因此她們一直保留了這兩張車票,等我長大了再說。
她們觀察我很久,最後的結論是我很理智,應該有能力處理這件事了。她們曾經去過這個小城,發現小城人極少,如果我真要找出我的親人,應該不是難事。
我一直想和我的父母見一次面,可是現在拿了這兩張車票,我卻猶豫不決了。
我現在活得好好的,有大學文憑,甚至也有一位快要談論終生大事的女朋友,為什麼我要走回過去,去尋找一個完全陌生的過去?何況十有八九,找到的恐怕是不愉快的事實。
孫修女卻仍鼓勵我去,她認為我已有光明的前途,沒有理由讓我的身世之謎永遠成為心的陰影, >她一直勸我要有最壞的打算,既使發現的事實不愉快,應該不至於動搖我對自己前途的信心。

我終於去了。這個我過去從未聽過的小城,是個山城,從屏東市要坐一個多小時的公車,才能到達。
雖是南部,因為是冬天,總有一家派出所、一家鎮公所、一所國民小學、一所國民中學,然後就什麼都沒有了。
我在派出所和鎮公所裡來來回回地跑,終於讓我找到了兩筆與我似乎有關的資料,第一筆是一個小男孩的出生資料,第二個是這小男生家人來申報遺失的資料,遺失就在我被遺棄的第二天,出生在一個多月以前。
據修女們的記錄,我被發現在新竹車站時,大概只有一個多月大。
看來我找到我的出生資料了。
問題是:我的父母都已去世了,母親幾個月以前去世的。
我有一個哥哥,這個哥哥早已離開小城,不知何處去了。
畢竟這個小城,誰都認識誰,派出所的一位老警員告訴我,我的媽媽一直在那所國中裡做工友,他馬上帶我去看國中的校長。
校長是位女士,非常熱忱地歡迎我。她說的確我的媽媽一輩子在這裡做工友,是一位非常慈祥的老太太,我的爸爸非常懶,別的男人都去城裡找工作,只有他不肯走,小城做些零工,小城根本沒有什麼零工可做,因此他一輩子靠我的媽媽做工友過活。
因為不做事,心情也就不好,只好借酒澆愁,喝醉了,有時打我的媽媽,有時打我的哥哥。事後雖然有些後悔,但積習難改,媽媽和哥哥被鬧了一輩子,哥哥在國中二年級的時後,索性離家出走,從此沒有回來。
這位老媽媽的確有過第二位兒子,可是一個月大以後,神秘地失蹤了。校長問了我很多事,我一一據實以告,當她知道我在北部的孤兒院長大以後。
她忽然激動了起來,在櫃子裡找出了一個大信封,這個大信封是我母親去世以後,在她枕邊發現的,校長認為裡面的東西一定有意義,決定留了下來,等他的親人來領。
我以顫抖的手,打開了這個信封,發現裡面全是車票, 一套一套從這個南部小城到新竹縣寶山鄉的來回車票,全部都保存得好好的。校長告訴我,每半年我的母親會到北部去看一位親戚,大家都不知道這親戚是誰,只感到她回來的時候心情就會很好。母親晚年信了佛教,她最得意的事是說服了一些信佛教的有錢人,湊足了一百萬台幣, >捐給天主教辦的孤兒院,捐贈的那一天,她也親自去了。
。。。。。
我想起來了,有一次一輛大型遊覽車帶來了一批南部到北部來進香的善男信女。他們帶了一張一百萬元的支票,捐給我們德蘭中心。
修女們感激之餘,召集所有的小孩子和他們合影,我正在打籃球,也被抓來,老大不情願地和大家照了一張像。
現在我居然在信裡找到了這張照片,我也請人家認出我的母親,她和我站得不遠。
更使我感動的是我畢業那一年的畢業紀念冊,有一頁被影印了以後放在信封裡,那是我們班上同學戴方帽子的一頁,我也在其中。 > >我的媽媽,雖然遺棄了我,仍然一直來看我,她甚至可能也參加了我大學的畢業典禮。
校長的聲音非常平靜,她說︰
「你應該感謝你的母視,她遺棄了你,是為了替你找一個更好生活環境,你如留在這裡,最多只是國中畢業以後去城裡做工,我們這裡幾乎很少人能進高中的。弄得不好,你吃不消你爸爸的每天打罵,說不定也會像你哥哥那樣離家出走,一去不返。」
校長索性找了其他的老師來,告訴了他們有關我的故事,大都恭喜我能從國立大學畢業,有一位老師說,他們這裡從來沒有學生可以考取國立大學的。
我忽然有一個衝動,我問校長校內有沒有鋼琴,她說她們的鋼琴不是很好的,可是電風琴卻是全新的。

我打開了琴蓋,對著窗外的冬日夕陽,我一首一首地彈母親節的歌,我要讓人知道,我雖然在孤兒院長大,可是我不是孤兒。
因為我一直有那些好心而又有教養的修女們,像母親一般地將我撫養長大,我難道不該將她們看成自己的親母親嗎?
更何況,我的生母一直在關心我,是她的果斷和犧牲使我能有一個良好的生長環境,和光明的前途。
我的禁忌消失了,我不僅可以彈所有母親節歌曲,我還能輕輕地唱,校長 和老師們也跟著我唱,琴聲傳出了校園,山谷裡一定充滿了我的琴聲,在夕陽裡,小城的居民們一定會問,為什麼今天有人要彈母親節的歌?
對我而言,今天是母親節,這個塞滿車票的信封,使我從此以後,再也不怕過母親節了。

這是一則真人故事。他是暨南大學校長李家同。

=========================
献给如今生活宽裕的王子公主们:

如果你正埋怨父母约束,整天只会要你做你不喜欢的事,不让你出门去玩、不给你结交朋友的自由、不准你这样、不准你那样,万一当有一天你不幸落在歹徒手中,或是发现爱人或朋友“动听”的誓言背后有的种种动机,就能体验那些过往让你讨厌、讨厌、讨厌之极的举动,原来都是爱你的表现!
但,你真的要在无法回头的时候才发现身边有这么多让你“讨厌”的爱吗?到了那个时候,最心痛的人其实不是你,而是那个让你觉得最最“讨厌”的人。
你愿意回头想想,现在你最讨厌的是谁吗?

====================================

一个朋友传来,感动我的故事,在部落格公布,只为唤醒“钻牛角尖”的心灵,大多数的人看到都感动不已,但是,结果接到这样的回应:

Anonymous:有个很严重的错误要纠正一下:李家同这位台湾著名作家是清朝大官李鸿章的后代,所以不是孤儿。这篇文章的确是他写的,不过却是虚拟小说,不是真实故事。“厉害就好,不要假厉害。”
========================================
不知来者何人,于是上网找到这些就原原本本贴上来:

李家同的《车票》写的是他自己的故事吗
解决时间:2008-5-22 10:36
这个故事很感人,可是不知道是李先生自己亲身经历的事情呢,还是只是他写的一个小说。
问题补充:我是说,李家同先生是那个遗失的小孩吗?他的身世正如车票里说的那样?
提问者: 红稀饭 - 助理 二级

是的。在《儿童文学》中,是1999年第四期第128页上,李家同向读者宣布:他日后几年,甚至十几年,都会全心创作一篇叫〈〈车票〉〉的文章,这篇文章内容很感人,没有任何编造的地方,因为我就是那个遗失的小孩。 有一段是这样讲的:我写文章要求的是真实,真实的文章才能打动人心,因此,《车票》这篇感人文章,完全来自我小时候被人抛弃的生活,没有一点捏造。
回答者: 鸟求地球 - 见习魔法师 二级

为表诚意,亲自到网上找寻李的这篇文:
意外发现后续点滴.
====================================
李家同与《车票》

【全文】

我从小就怕过母亲节,因为我生下不久,就被母亲遗弃了。

每到母亲节,我就会感到不自然,因为母亲节前后,电视节目,全是歌颂母亲的歌,电台更是
如此;即使是个饼干广告,也都是母亲节的歌。对我而言,每一首这种歌曲都是消受不了的。

我生下一个多月,就被人在新竹火车站发现了。车站附近的警察们慌作一团地替我喂奶,这些
大男生找到一位会喂奶的妇人,要不是她,我恐怕早已哭出病来了。等我吃饱了,安详睡去,
这些警察伯伯轻手轻脚地将我送到了新竹县宝山乡的德兰中心,让那些成天笑嘻嘻的天主教修
女伤脑筋。

我没有见过我的母亲。小时候只知道修女们带我长大。晚上,其他的大哥哥、大姐姐都要念
书,我无事可做,只好缠着修女。她们进圣堂念晚课,我跟着进去,有时钻进了祭台下面玩
耍,有时对着在祈祷的修女做鬼脸,更常常靠着修女睡着了。好心的修女会不等晚课念完,就
先将我抱上楼去睡觉。

我们虽然都是家遭变故的孩子,可是大多数都仍有家,过年、过节叔叔伯伯甚至兄长会来接,
只有我,连家在哪里,都不知道。也就因为如此,修女们对我们这些真正无家可归的孩子特别
好,总不准其他孩子欺负我们。我从小功课不错,修女们更是找了一大批义工来当我的家教。

屈指算来,当过我的家教的人真是不少。她们都是大学的研究生和教授。教我理化的老师,当
年是博士班学生,现在已是副教授了;教我英文的,根本就是位正教授,难怪我从小英文就很
好了。

修女们也逼着我学琴,小学四年级,我已担任圣堂的电风琴手,弥撒时,由我负责弹琴。由于
我在教会里所受的熏陶,我的口齿比较清晰。在学校里,我常常参加演讲比赛,有一次还担任
毕业生致答词的代表。可是我从来不愿在庆祝母亲节的节目中担任重要的角色。

我虽然喜欢弹琴,可是永远有一个禁忌,我不弹母亲节的歌。我想除非有人强迫我弹,否则我
绝不会自己去弹的。我有时也会想,我的母亲究竟是谁?看了小说之后,我猜想自己是个私生
子。爸爸始乱终弃,年轻的妈妈只好将我遗弃了。

大概因为我天资不错,再加上那些热心家教的义务帮忙,我顺利地考上了新竹省中,大学联招
也考上成功大学土木系。

在大学的时候,我靠工读完成了学业。带我长大的孙修女有时会来看我,我的那些大老粗型的
男同学,一看到她,马上变得文雅得不得了。很多同学知道我的身世以后,都安慰我,说我是
由修女们带大的,怪不得我的气质很好。毕业那天,别人都有爸爸妈妈来,我的唯一亲人是孙
修女。我们的系主任还特别和她照相。

服役期间,我回德兰中心玩,这次孙修女忽然要和我谈一件严肃的事,她从一个抽屉里拿出一
个信封,请我看看信封里的内容。信封里有两张车票。孙修女告诉我,当警察送我来的时候,
我的衣服里塞了这两张车票,显然是我的母亲用这些车票从她住的地方到新竹车站的。一张公
车票从南部的一个地方到屏东市;另一张火车票是从屏东到新竹,这是一张慢车票,我立刻明
白我的母亲不是有钱人。

孙修女告诉我,她们通常并不喜欢去找出弃婴的过去身世。因此她们一直保留了这两张车票,
等我长大了再说。她们观察我很久,最后的结论是我很理智,应该有能力处理这件事了。她们
曾经去过这个小城,发现小城人极少。如果我真要找出我的亲人,应该不是难事。

我一直想和我的父母见一次面,可是现在拿了这两张车票,却犹豫不决了。我现在活得好好
的,有大学文凭,也有一位快要谈论终身大事的女朋友,为什么我要走回过去,去寻找一个完
全陌生的过去?何况十有八九,找到的是不愉快的事实。

孙修女却仍鼓励我去。她认为我已有光明的前途,没有理由让我的身世之谜永远成为心头的阴
影。她一直劝我要有最坏的打算,即使发现的事实不愉快,应不至于动摇我对自己前途的信
心。

我终于去了。

这个我过去从未听过的小城,是个山城,从屏东市要坐一个多小时的公车,才能到达。虽是南
部,因为是冬天,总有点山上特有的凉意。小城的确小,只有一条马路、一两家杂货店、一家
派出所、一家镇公所、一所国民小学、一所国民中学,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在派出所和镇公所来来回回地跑,终于让我找到一些与我似乎有关的资料:首先是一个小男
孩的出生资料,其次是这个小男孩的家人来申报遗失的资料,遗失的日期就在我被遗弃的第二
天,出生则在一个多月以前。据修女们的记录,我在新竹火车站给人发现时,只有一个多月
大。看来我找到我的出生资料了。

问题是:我的父母都已去世了;父亲六年前去世,母亲几个月以前去世。我有一个哥哥,这个
哥哥早已离开小城,不知何处去了。

毕竟这个小城,谁都认识谁。派出所的一位老警员告诉我,我的母亲一直在那所国中里做工
友,他马上带我去看国中的校长。校长是位女士,非常热诚地欢迎我。她说的确我的母亲一辈
子在这里做校工,是一位非常慈祥的老太太。我的父亲非常懒,别的男人都去城里找工作,只
有他不肯走,在小城做些零工。小城根本没有什么零工可做,因此他一辈子靠我母亲做校工过
活。因为不做事,心情也就不好,只好借酒浇愁,喝醉了,有时打我母亲,有时打我哥哥。事
后他虽然有些后悔,但积重难返,母亲和哥哥被闹了一辈子。哥哥在念国中二年级的时候,索
性离家出走,从此没有回来。

校长问了我很多事,我一一据实以告。当她知道我在北部的孤儿院长大以后,她忽然激动了起
来,在柜子里找出了一个大信封。这个大信封是我母亲去世以后,在她枕边发现的,校长认为
里面的东西一定有意义,决定留下来,等她的亲人来领。

我以颤抖的手,打开了这个信封,发现里面全是车票¾¾一套一套从这个南部小城到新竹县宝
山乡的来回车票,全部都保存得好好的。

校长告诉我,每半年我母亲会到北部去看一位亲戚。大家都不知道这位亲戚是谁,只感到她回
来的时候心情就会很好。母亲晚年信奉佛教。她最得意的事是说服了一些信佛教的有钱人,凑
足了一百万台币,捐给天主教办的孤儿院,捐赠的那一天,她也亲自去了。

我想起来,有一次一辆大型游览车带来了一批从南部到北部来进香的善男信女。他们把一张一
百万元的支票,捐给我们德兰中心。修女们感激之余,召集所有的小孩子和他们合影。我正在
打篮球,也被抓来,老大不情愿地和大家照了一张相。现在我居然在信封里找到了这张照片。
我请人家认出我的母亲,她和我站得不远。

更使我感动的是我的毕业纪念册,有一页被影印了以后放在信封里,那是我们班上同学戴方帽
子的一页,我当然也在其中。

我的母亲虽然遗弃了我,仍然一直来看我,她甚至可能也参加了我大学的毕业典礼。

校长的声音非常平静,她说:“你应该感谢你的母亲,她遗弃了你,是为了替你找一个更好的
生活环境。你如果留在这里,最多只是国中毕业以后去城里做工。我们这里很少人能进高中
的。弄得不好,你吃不消你父亲的每天打骂,说不定也会像你哥哥那样离家出走,一去不
返。”

校长索性找了其他的老师来,告诉了他们有关我的故事。大家都恭喜我能从国立大学毕业。有
一位老师说,他们这里从来没有学生可以考取国立大学的。

我忽然有一个冲动,我问校长校内有没有钢琴。她说她们的钢琴不是很好的,电风琴却是全新
的。

我打开了琴盖,对着窗外的冬日夕阳,我一首一首地弹母亲节的歌,我要让人知道,我虽然在
孤儿院长大,可是我不是孤儿。因为我一直有那些好心而又有教养的修女们,像母亲一般地将
我抚养长大。我难道不该将她们看作自己的母亲吗?更何况,我的生母一直在关心我,是她的
果断和牺牲,使我能有一个良好的生长环境,和光明的前途。

我的禁忌消失了,我不仅可以弹所有母亲节的歌曲,我还能轻轻地唱,校长和老师们也跟着我
唱。琴声传出了校园,山谷里一定充满了我的琴声。在夕阳里,小城的居民一定会问,为什么
今天有人要弹母亲节的歌?

对我而言,今天是母亲节,这个塞满车票的信封,使我从此以后,再也不怕过母亲节了。

【主题思想】

本文通过“我”寻找亲生父母亲的过程,说明每个弃婴事件的背后都有其复杂的背景,不可轻
易判断弃婴的母亲没有爱心。

作者肯定了母爱,也说明每个人与亲生父母的关系,是无法割舍的。因此,“我”最终勇敢面
对现实,摆脱了阴影,接受亲生母亲。本文也借由德兰中心,表扬了修女和家教老师的爱。

【作者简介】

李家同(1938-),目前住在台湾。

李家同毕业于台湾大学电机系,并获颁美国柏克莱加州大学电机系博士学位。他曾在美国工作
八年,回台湾后历任清华大学工学院院长、教务长以及代校长、静宜大学和暨南大学校长。他
现任暨南大学教授。
=======================================

我还是无法证实这是否真实故事,
回心想想,我又不是侦探,也不是警察,
为何要查明真相?
这也让我想起的是蔡澜和倪匡讲座中说的:
我的故事好看吗?好看就好,何须追究真实与否?

故事主人翁愿不愿意现身说法,
以及,有些虚拟故事就如达文西密码让人怀疑一个宗教的存在与否,
但,如果它能够唤醒赤子之心,
背后的种种有这么重要吗?
可悲的是,在挖掘所谓的“真相”背后,
是否将人性的不信任暴露无遗?
人生于世,如果只有不信任和批判,
在心灵上,
那和传说中18层地狱无穷无尽的种种酷刑有何分别?

我相信爱,我相信感动。
我相信那些可怜而没福气“感动”的众生,
我在忙碌的广播生涯,
去发觉这些可怜人的根源,
是一种......尽我所能的.........心灵救赎。

=====================================

后来我看到这篇~我不知道是否真的!不要再来问我:
(我说过:这里不是法庭,没有人有义务找寻真相。因为我只看到感动)

======================================

我是李家同的忠實讀者。
我一直是一個工人,幾年前退休了,我因此常去圖書館借書看,就這樣無意中發現了李 家同這個作者,我之所以喜歡看他的文案,多多少少是因為他常替我們這種社會上的弱 勢團體講話。自從看了他的書以後,我發現他常常在聯合報副刊上寫文章,有一天,我 讀到他關於紫外線的文章,紫外線也許真的有害於人體,但是像我們這種人,一輩子在 大太陽下工作,為什麼從來沒有人關心過我們?  我對李家同開始有了好奇心,他長得什麼樣子呢?有一次,我和一位圖書館館員談天, 他告訴我李家同這個傢伙話多得很,惟恐沒有人和他聊天。他鼓勵我去看他,他也幫我 查到了靜宜大學的電話。  
我打電話去靜宜大學,被轉到了校長室,他的秘書立刻替我約了一個時間。  李家同果真是個健談的人,我問他有關他書裡的文章,他都很快樂地回答,我看他很喜 歡和讀者來往,大概有讀者造訪,作者的虛榮心就可以滿足吧。  
在我們交談的時候,不停地有人進來,好像都是學校裡的什麼長,我沒有進過大學,弄 不清楚這些頭銜,有一位顯然是學生,進來討論一個學問上的問題,我更聽不懂。電話 鈴響了,李家同去接電話,這次談話特別長,我就站起來看那些照片,李家同辦公室的 書架上以及矮櫃上放滿了照片,除了一張他自己的全家福以外,全部都是年青人的照片 ,也有不少是穿軍裝的照片,大概都是學生做預官時的照片。  
有一張照片,是一大堆年青人穿軍裝的照片,大概他們才受階,我在這麼多人中間,一 眼就認出了李家同。當然囉,他完全變了。也難怪,他現在已經六十歲,那時候只有二 十二歲,四十年過去,任何人都變老了。可是我依然將他認了出來。李家同發現我居然 認出了他年青時的照片,大為驚訝,他說他這麼多的訪客中,從來沒有能夠認得出他在 這張照片中,每次指給學生看,學生都說怎麼變得這麼厲害,只有一個會拍馬屁的學生 說,簡直沒有變,事後被他罵了一頓,不能如此口是心非也。  

我問「車票」是不是真的故事,他說是虛構的。他說"我的媽媽來看我"是真的。我看過 "我的媽媽來看我",當時也很感動,故事有關新店軍人監獄的一位受刑人,他老是幻想 他的媽媽去看他,其實他的家人一直和他斷絕了關係,從來沒有人去看他。李家同不知 情,去他家拜訪他的母親,也就在無意中促成了家人的團圓。這位受刑人後來就有媽媽 去看他了。  
我問李家同那位受刑人有沒有和他聯絡過,他說沒有,他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我告訴 他我也曾經在新店住過,知道那所軍人監獄在那裡。  
我們還談了不少有關他寫文章的動機。最後,他問我怎麼來的,我說我坐火車經由海線 到沙鹿,他就請他的司機開車送我去沙鹿火車站,司機是一位胖胖的年青人,脾氣非常 好。  上了火車,我幾乎要崩潰了,我沒有想到他變得這麼老,我就是那位受刑人,當年他來 看我,那麼年青,頭髮全是黑的,現在已是半白,我還記得他穿軍裝的樣子,冬季服是 藍的,夏季服是黃的。他退伍以後,立刻就要去美國,在退伍以前,來和我道別,我們 雖然見面,卻不能握手,因為見面仍有一牆之隔,我記得他臨走前,拿起了軍帽戴上, 立正向我敬了一個禮。我是一個小兵,少尉雖然是最低階的軍官,但也是軍官,軍官是 不可以向小兵敬禮的,何況我還是個受刑人。我被他這個調皮的動作嚇了一跳,可是我 到現在還記得他帶軍帽的樣子,蠻神氣的。  
現在呢?我想他如果上公共汽車,一定會有人讓位子給他。  
我感到非常難過,他變得如此之老。因為我的記憶中,只有他年青時的樣子,我其實早 該有此心理準備的,四十年了,我們都變了,我只知道我自己變了一個人,所以他完全 認不出我,沒有想到的是,我也完全認不出他了。  
為什麼我不表明我的身份?理由很簡單,我不願意再談我的一生!大家都知道受刑人在 監獄中很苦,很少人知道,出了監獄,在社會上討生活,他們會遭遇到多少困難?這種 烙印所帶來的後遺症,李家同是不可能瞭解的,從他的小說中,不難看出這一點,他的 小說中從未談過受刑人恢復自由以後的事。  當然,如果他認出了我,我會表明我是誰。可是,他顯然沒有認出我來,我甚至帶了一 本他寫的書給他簽名,他問了我的名字,我據實以告,他在書上寫了我的名字,可是一 點表情也沒有。  我感到很疲倦,老年人,有時不該想到往事的,尤其像我這種人,更不該自討苦吃地去 回憶往事。我要好好地睡一下,我累了。  
一覺醒來,火車已快進台北車站,我忽然想起,當我認出李家同的時候,他應該已經猜 到我是誰了,又有誰能夠認得出他年青時的樣子呢?他沒有問我為何能認出他,顯然是 因為他知道我不願意表明我的身份,他尊重我想法,所以就不點出了。  
我後來又說我曾經在新店住過,也知道軍人監獄在那裡,他仍然沒有問我在新店時做什 麼的。那時候,他一定非常確定我是誰了。  他和我道別的時候,曾對我揮手致意,揮手的姿勢像極了軍人敬禮,我給了他暗示我早 就認識他了,他也回敬了一個暗示,他不僅也認出了我,而且還記得我們上次道別時的 情境。  
我去看李家同,就是為了要解答我的一個疑問,這小子變了沒有?現在我終於得到答案 了,雖然我已認不出來他,他還是沒有變。

Wednesday, November 19, 2008

八公八婆

不晓得你有没有见过这种动物,自己的事情不见得理好,跑到人家家里批评你的沙发过时,你的摆设不搭!

我说得很明白,这里家规由我定,没家教的请滚!

不是没人批评过我,善意的包括在聊天室的momoko提及的海象,还有倪老那篇文字的花木兰vs木兰花!
我又不是神!当然偶有失误,好好说出来就改进嘛!又没什么大不了!况且在自己的地盘,也是一种学习嘛!但是那些自己没看清楚或乱乱批评,你不愿看到就滚开,不要在这里假厉害!
那个假厉害的。。,
别以为你可以匿藏父母予以的名字在这里撒野!这里本就是个人部落格,并不是教育频道!
况且就算真的写错了又怎样?要坐牢噢?你也幼稚的太可怕了吧?
看来你的中文程度也不过如此!(这几个字只针对一个连名字都羞于公开还要胡乱批评别人的“嘟”觉得根本不配以“人”来称呼)祝你爹娘此生永远不知道生了一个否定他们的孩子!有本事就在自己部落格骂!不过看来应该是没人理会的可怜虫才来人家地盘捣乱!

你不识字哦?家规早已说明!

你一定不会赢!

滚回去自己的地盘发臭吧!

Tuesday, November 18, 2008

蔡澜倪匡

说真的,没想过有机会访问这两位大师,在毫无准备下,接到这个难得令我“战战兢兢”的任务。
对蔡先生,因为astro的节目我几乎没错过,所以还不担心,但对于倪生,我除了卫斯理和木兰花系列看完之外,其他一概不知。
座谈会前努力翻查网上资料,和一些文字记录。
加上几乎没见过对我的工作有什么兴趣的表哥竟然携带家眷全家出动参与,好像每一个细节都让我觉得“如临大敌”。
当天对自己表现其实不尽满意,阿屎更是在事后说:
我替你紧张,蔡生好像不太热衷于聊天,频频展现“默功”。
我俏皮的问:你看得出来哦?那你觉得观众呢?
屎说:应该看不出,但我朋友说:台上很肥腻!
要死咯!千万别介绍你朋友给我认识,我怕会忍不住打他!(哈哈哈!)
但是话说回头,倪生倒是像个老顽童一般,妙语如珠。
有人收藏他的绝版书籍,竟然乐得起来鞠躬。
现场观众也异常热烈的发问!想必大家都极珍惜能和大师相会的良机。
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我可是放了一个好友的“飞机”
接下两老这个任务的呢!

video
精彩摘录:


  • 我没东西可以写,只写小说,真的都不会写!
  • 没有一个写作人像我一样,自己没存档。
  • 倪匡传奇是真实的,我小说是虚构的。

趁倪生在签名,赶紧和倪太合照!嘻嘻~!

Monday, November 17, 2008

日本行

video
和家人旅游是好几年前的计划,但一直在忙碌中所以未能成行,结果本国的热浪岛,甚至香港,上海,埃及,土耳其我都错过了,终于把心一横,定下新年到日本的行程。
当时真的下定决心,打算无论多少钱或多想接的工作上门都要推!!!

终于盼到这一天来临!终于一家人浩浩荡荡到国际机场。

在check in时领队发现我们家年轻的小姐用两本护照,就脸色惨白的说:为何如此?
其母解释:因为回国后两天就要出发到澳洲,所以只好分头行事,同时也已向移民局询问,本来旧护照应被取回,但由于护照内有有效签证,所以发还旧护照以便使用。
领队一脸笃定的说:
日本当局非常严格!签证上的护照号码和现有护照不符,将不获入境!
当时是大过年!而且是晚上时分,全家几乎没吓死!
领队继续说:

你们应该提早通知我。。。
(然后继续重复)日本很严的!酱是不能入境的!
你们应该提早通知我。。。
酱不能。。。。

如是者喃喃自语无数遍,听得本来心慌意乱的一家人,母亲更是吓到直说:
怎么办?怎么办?
领队还是不断重复那两句台词,看来似乎没打算有什么动作,于是我开口问:
请问你有什么建议还是解决方法?
此人支支吾吾,如广东俗语说的:拜神婆唔见只鸡,鬼食泥一般的重复:
你们应该提早通知我!。。。
我听得无名火直冒!再再重复我的问题:
现在已是既成的事实了!请~问~有~什~么~解~决~方~法~?
答案几乎是我几十年听到的十大经典名句!!听清楚了!!!他说:

你们自己决定咯?!!
决定什么?怎样决定??我们一家全在这里,难道要一个不满十九岁的女生自己留在大马,全家到日本去玩半个月,请她自己顾自己?还是我们全家放弃十万令吉的旅费,打道回府??


活了这把年纪,还真是没听过那么白痴的“解决方法”!求人不如求自己,于是开始打电话给有姑姑在日本的王君,虽然夜深,但实在十万火急,请他帮忙查询日本的情况,结果此君也连忙联络身在日本的姑姑,结果还是他当日本团向导的舅舅给我们意见说,此状况非无路可行,到目的地如果官员问起就和他解释清楚原委,应该不成问题。

虽然有这个“专业”意见,我们一家人还是不免担心,我问小妞:如果真的到时没法入境,你打算怎样?
她想了想回答:没关系,我一个人回来好了!看!!不是我往自己家人脸上贴金!一个未满十九岁的女生,遇到问题可以思考,然后给一个笃定的答案!一个中年的领队竟然给一个“狗屁不通”的解决方法!实在忍不住给我们家小姐一个热烈的拥抱!竟然能这么成熟的答案!我不敢确定到时真的不幸需折返,家人能否狠心舍她继续行程,但至少她先表态,不要家人为他牺牲假期!

结果这只一等动物做状打电话,忙碌一阵又给第二个经典答案:
不然这样啦!!五十五十?!我们去到那边在看看怎样?!鬼唔知阿妈系女人咩!!讲什么废话! 当堂我和我娘耳语,我忍他!!但12天!!要我容忍与此物相处何其困难!我相信“?”一定会被“刷”得“很够力”!!(结果被我不幸言中!)

说起来在出发前也接受些媒体访问,新年嘛!!总有些指定动作如:如何庆祝啊等等的话题,我才惊觉竟然除了工作性质的团队旅游,几乎超过十年没经历“旅行团”这玩意儿!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我想我会相当“重视”付费后的服务素质,但往往期望越高失望越大。我不晓得我们每个人付出万多令吉的旅费,要求略佳服务算不算过分?但如此的“佳绩”也实在令人“惊吓”! 此行还好有个中日混血导游 ,Lee San专业及尽责的带领,前面7天算是相安无事!我不是只会骂人!此君说话精彩绝伦不在话下,对中日历史了如指掌如数家珍,古往今来几乎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从历史演变、中日交融、文化背景等等,到现代科技、时事、娱乐,更深知中日有甚多矛盾及敏感的话题,从古至今几乎在他三寸不烂之舌的形容之下,好像又各有原由,其善解人意加上幽默风趣,当口沫横飞时团员睡觉发出诺大声响他也有办法四两拨千斤的解围,全车只要有人还清醒,他几乎没停止介绍当地风光和历史,从大阪机场特色,耗费资金,投资作用,曾经历何“浩劫”依然证明所言非虚,到了京都古城,无论建筑和人文都古色古香不在话下,车站曾以“天空之城”荣获建筑设计奖等辉煌成绩都令人啧啧称奇。Lee San提到日本人无论生活、用餐等等的礼仪也一一尽诉,包括外公外婆生活点滴如:外公总是一进门就摆大爷款,要抽烟就唤妻子奉上烟灰缸(明明烟灰缸就在眼前,还是要唤在厨房的妻子伺候)这与其在香港有庸人使唤的娘生活差异甚大,在日本和女生交往消费几乎都AA制,就算在外吃饭时,女生总往他的饭碗瞪,刚开始浑身不自在的他,问了原由,原来女生要随时准备为他添饭!!这些生活的点滴,其文化交融和生活惊喜一一尽诉。(但事实为何当然只有当事人知道啦!!)一路上大家对他的知识如黄河之水般滔滔不绝佩服不已,更有一段路因为下大雪,路上交通工具几乎都保持10~20公里的时速,还亲眼见到有好几台车子滑出路面四轮朝天。
因为不能预算的天灾,在车上呆了近十小时的大家,又饿又累又无聊!可以讲的话题几乎耗尽,结果竟然想出玩猜谜游戏的点子!奖品是之前在100日元店里买的杂物,送着送着,眼看目的地可望不可及,竟连买来换洗的小裤裤也拿来当奖品送!总之是把大家都逗乐,几乎忘了超过10个小时没东西下肚子了!所以说嘛,只要能在各自的工作领域展现专业,行行出状元,到处都能受到欢迎和尊重。说真的!新年期间,尽管旅费真的不便宜,这都早在预算当中,但如果全程12天由此君负责,相信此番可以算是近乎完美的旅程! 但,世事岂能尽如人意?。。经过最美丽的第七天!!!!此君另有任务。。。。另一个故事的开始。。。。。不是!!是恶梦的开始。。。。。 能在工作领域展现专业,行行出状元,但,世事难尽如人意?。。经过lee san美丽的第七天招待,恶梦就开始了。。。。。
在北海道,导游是个大个子,先是带我们去吃海鲜,说明有新鲜鲍鱼!每人一只任挑!当我们抵达时,工作人员在切鲍鱼了!(不是我们挑的咩?)ok!大伙儿在海鲜市场巡逻之后,到楼上吃火锅。由于那鲍鱼极为新鲜,导游建议生吃,当第一口咬下去!哎哟!怎么那么硬?同行的添叔70岁高龄,怎么要得动?口感像“?”的不够火候,硬邦邦的猪软骨,大家懊恼着,就问导游:真的是酱吃的咩?可不可以问问店家?
此君走向门口,又折返说:是的!他们说是这样吃!甘都得??我们很多双眼睛看到他根本没问?
于是大伙儿开始用《福建话》交谈,因为本来我们之间的秘密语言是马来语,看来领队也信不过,于是大伙儿决定相信自己,把鲍鱼放进锅里稍微川烫,结果发现美味无比,而且肉质鲜嫩,一点也不硬。
唉!此行体验了《导游靠得住,雌性“一等动物”都会上树!》

离开了北海道,“惊喜”(或者可以说是惊吓?)陆续有来,第一点就是,到机场接我们的巴士,竟然太小,载不了我们的行李?这还不够惊吓,“人家”还说:你们行李太多了,放不下!喂!去北海道难道穿背心?谁不是带冬装去的?谁的冬装不是大份大份塞进行李箱的?这点难道导游和领队都不知道?
折腾了半天,终于让导游领我们先去用餐,(要知道我们从机场领着12天来的衣着行李和血拼的“成绩”步向遥远的巴士停车场,再步行回机场餐厅用餐。)
而后,接触此行唯一的女导游,哈!哈!惊喜陆续有来!
此导游一上车就猛抛媚眼,(从见面到离开,风景介绍完全欠奉)一味强调有“多”喜欢大马男性?喜欢他们说话的语调?发音的方式多迷人,每次听大马男人讲话都被迷住,多向往马来西亚这个地方,(重点来了)你们可不可以介绍马来西亚男朋友给我啊?哇!她是来当导游还是来“拉客”?实在被搞糊涂了!此人的职业是导游吗?为何“特种行业”的味道如此浓郁?


“一等动物”有经典的无厘头名句包括:


· 我们飞往北海道,由于下大雪,不知道啦!有可能可以,有可能不可以(?)看看啦!哦!如果不可以就会飞回东京,可是不知道啦!要看。(当时风雪真的很大,《天气恶劣飞机可能无法降落》变成有可能可以有可能不可以,果然口语化得“可以”,吃惊程度也非常“可以”,不晓得是那间高等学府的产物?)

· 在北海道天气和马来西亚不同,大家要多注意身体,因为外出常碰到下雪,雪落在衣服上“干”了就会“湿”?很容易着凉!(我只听过雪会溶,没见识过马上干了又变湿的经典!)

· 由于原本此公司狂sell给我姐夫的卖点就是:北海道有著名风景极为漂亮的酒店,但价位要高一点。结果我们住了5天!乖乖!没有的事!何解?
一等动物的答案:我们要通知你订不到,但是一直联络不上你。(酱也叫答案?钱又不见得可以减少?袋袋平安啦!)

· 你们昨天谁有逛到狸小路1路??(那是我们到机场回东京的路上,当然有人有经过也有人说没有)我昨天忘了告诉你们这对面是最大的海鲜市场,很值得参观!(现在我们on the way去机场飞回东京,讲来干嘛?不是废话吗?)

此番之所以会同行,当然因为家人,另外因为同行者皆为几乎每年一同出游的旅伴,所以大伙儿有更深的体会,比如在北海道滑雪场,说明出租用具是4个小时的收费,但一早已说明我们只逗留2个小时,之后就是午餐时间。大家都是自己人,我于是又很鸡婆的建议,不如让大家尽兴点,玩够本才离开,反正迟一点用餐又没什么关系。。大伙儿几乎没有异议。但还是不能定案??WHY? 哈哈!!平常可能可以“言之凿凿”说尊重其他团员的意思吧?但我们一行16人都是自己人,没有异议何以不能?说穿了,原来只是幌子,这样才能让出租用具的价格“听起来”便宜些。这些个伎俩被揭穿了是不是又感觉很Cheap??但团费又。。。!!
说真的,此行因为是第一次和家人同行,我几乎已经把能忍得的部分硬生生的吞下肚子了,免得朋友见笑,总是把自己强行压抑得低调一些,不要太多事,此X应该很荣幸我竟然花费了那么些心思把详情公诸于世。
当中有些零碎的不想多谈,就这一次的经验,如果要我再次参加旅行社的行程,我想我不止会三思。也奉劝看官,三思而行。

根地咬


抵达这个小镇,感觉好特别,看到难得一见的风光: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