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30, 2008

姐妹淘聚会

生命中女性朋友并不多,这群女人是少数谈得来的,大约1~2个月都会有八卦的H小姐不辞劳苦充当联络与安排,虽然大都是AA制,每每有成员生日的月份,还是会小小的搞个生日会。
来到年底,也是我和As小姐的寿辰,一群女人聚会,有说是非有说笑话,当然也有各自生活琐碎事,这样都能消磨一个晚上,美食当然也是不可或缺的“主角”咯!
在L小姐的服装店门口摆了“阵”楼下的食店点了美食一一送到楼上,

酒菜丰富之极,大快朵颐起来,As小姐带的红酒,用茶杯饮酒别有一番滋味。
过后还有Rena的巧克力蛋糕压轴.....(就是制作吃出幸福感觉榴莲蛋糕的“作者”)

这个蛋糕还有个背后的故事,话说身材苗条的Al小姐,一次聚会后大家带着未吃完的半个蛋糕上她家做客,由于当时大家都单身,且独居,于是把吃剩的半个蛋糕留在她家,当时她一脸懊恼的说:我一个人怎么吃得完啊?.....
结果第三天我们刚好要到她家,于是请她把蛋糕拿出来一起“搞定”,
她支支吾吾的....终于招了,说:我吃光了~~~~~哇~~~~~~~
大家笑到几乎没滚在地上。
福建话有一句形容叫:大吃假小“哩”,此事发生在几年前,当拿出这个蛋糕大家还是不免调侃。

最后就是交换礼物的戏码:

As小姐的员工还贴心的剪了这么些星星图案标签,贴在礼物上还蛮好看的。结果抽到这份礼物~~~

Monday, December 29, 2008

原谅他们~~~好好活

更生人楊振堂打死台大副教授謝煥儒的事件,引起台灣社會的恐慌;然而,謝煥儒的妻子,張美瑛,卻在第一時間選擇原諒。她的寬容,安撫了所有人的不安,也讓人深深不捨。
採訪謝煥儒夫人,對我而言也是煎熬。經歷喪夫之慟的她,傷口尚未平復,我去探問她的內心,是不是太殘忍?
2007年7月23日,謝煥儒在河濱公園遭毒癮發作的楊振堂用棍棒打死,她的妻子張美瑛馬上從花蓮趕回台北,在飛機上她不斷默念︰「南無阿彌陀佛。」台北傳來的消息只告訴她丈夫病危,她不知道其實丈夫是被亂棍打死,心裡還抱著一絲希望,希望丈夫可以化險為夷。
然而,當她趕到醫院時,丈夫已經往生,慈濟的同修們也已經趕到醫院為丈夫接引。她沒有呼天搶地的大哭,也沒有咒罵楊振堂,她默默流著眼淚,靠在丈夫耳邊輕聲地說︰「爸爸,我們原諒他。」因為在佛教信仰中,人往生時,耳識是最後離開,若丈夫能夠聽見她的聲音,她只希望丈夫走得無牽掛。
看破無常,當作還前世的債
她說︰「我不要丈夫帶著仇恨離去,若是前世欠下的孽債,還了,當下解脫;如果沒有欠,那他就是示現菩薩,用死亡喚醒社會大眾要對更生人伸出援手。」張美瑛擦乾淚水,說︰「無論原因為何,我都欣然接受。」
驗屍當天,警方借提楊振堂到現場做筆錄,他不停地說︰「我不知道。」張美瑛不恨楊振堂,她說︰「我要如何仇恨一個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的人?」
「明天先來,還是無常先來?」張美瑛說︰「上人(證嚴法師)常常教誨我們,我卻只是沒感覺地聽了就算了,直到這次事件,我受到很大的震驚,才真正體會了無常。」
在警方交給張美瑛的遺物中,有張發票,謝煥儒買了麥片、果汁,為孩子張羅早餐。當時在家裡接到警察電話的,是唸大學二年級的二女兒,她哭著說這種人都不值得原諒;大女兒對著報紙上楊振堂的照片一直畫叉,寫著︰「雜碎雜碎雜碎!」小兒子才剛升高二,每天晚上,他要躺到父親的床上才能睡著。
謝煥儒一直是孩子的大玩偶,會故意改編歌曲,跟孩子一起大唱︰「小小姑娘,清晨起來,一不小心,跌入毛坑!」他自己的童年卻很刻苦,大學聯考時雖然考上高雄醫學院,卻因為家貧而改唸台大植物系,因為哥哥已經先考入台北醫學院,家裡只供得起一個孩子唸醫學院。唸台大時,謝煥儒沒錢買車票,總在清晨花幾毛錢買兩個饅頭,從台北走上一整天才回中壢老家。
這樣一個好人卻被壞人給殺了,為什麼要原諒?謝煥儒的學生哭著打電話給張美瑛問:「師母,你怎麼能原諒他?我到現在還是好恨。」張美瑛卻說:「楊振堂也是可憐,他的養父養母早死,養姊也不肯再收留他,我們要怎麼怨恨他?」
療癒傷痛,深思生命真價值
張美瑛又說:「我也沒有第二個45年來怨恨了。」原來,張美瑛的童年也充滿傷痛。45年前,她自己就是直接受害者。當時經商的父親被朋友倒債,父親只好倒了其他親友,天天有人到張美瑛家裡討債。複雜的人來人往讓念小學的張美瑛被人傷害,她不敢告訴父母,幼小的她認定唯一解脫的方法就是自殺,她無時無刻不想著自殺的方法。
還好菩薩悲憫她。有天,她在家附近的大樹上看到一句話:「常唸觀世音菩薩消業障」,年幼的她不懂佛法,想說家裡從小拜觀世音,跟著念總沒錯吧。過沒多久,鄰居發生了兩件事,讓年幼的她比別人還早領悟到生命的可貴。
有天,隔壁鄰居的大哥哥跟女朋友去划船,沒想到船翻了,大哥哥不幸淹死。在喪禮上,大哥哥的母親駝著背,用柺杖打棺木大哭說:「你這個不孝子,怎麼可以讓我白髮人送黑髮人!」她驚覺如果自己自殺了,只是把一切的苦丟給父母。
不久之後,鄰居有對夫妻吵架,妻子氣不過上吊死了,她的父母堅持開棺驗屍。他們商借張美瑛家的騎樓驗屍,小小張美瑛在一旁看了更是心驚,鄰居太太還留下兩個年幼的孩子沒娘疼愛。
這兩件事讓張美瑛了解:「人要好好活著,因為我們對別人有責任。」漫長的青春期,張美瑛更不斷思考:「我活下來,生命的價值是什麼?」
考上台大歷史系以後,張美瑛在登山社認識謝煥儒。講起丈夫,張美瑛總是帶著笑。謝煥儒家境貧窮,身高又只有153公分,獨獨張美瑛看見他的內心善良又有正義感,她甚至認為,嫁給謝煥儒是她一生中最有意義的一件事,她說:「如果我可以幫助他成家立業做好事,不也很好嗎?」
從心放下,欣然看待生死題
當電視新聞播出張美瑛選擇原諒的新聞後,一位慈濟的張老師打電話給她,原來在四十幾年前他的父親也是被壞人打死,他的母親滿心仇恨。在電視上看到張美瑛選擇原諒後,他反問八十幾歲的老母親:「我們當年非得要一個公道不可,得到了什麼?除了將壞人關起來,我們沒有時間療傷,全家人都得靠精神科醫師開藥才能過日子。如果我們當年選擇原諒,是不是會不一樣?」

張美瑛也聽說鄉下曾經有一個賣豆漿的婦人,非常愛漂亮,每天清晨都會打扮得很美才去煮豆漿,有天清晨,歹徒打開半掩的大門,不只搶了她全身的項鍊珠寶,還把她推進滾熱的豆漿裡。婦人往生後,警方仍遲遲無法破案,她的家人便在婦人下葬時,讓她一手拿著利斧,一手拿刀,要她化為厲鬼追兇復仇。他們告訴張美瑛,他們真的好後悔當初為什麼不能讓死者好好安息?
在謝煥儒的告別式上,張美瑛送給參加的親友一本《生死皆自在》,書的封面上寫了一段話:「遠去的親人已如一只飄揚的風箏,假如有一根線把它拉住了,這個風箏就會一直掙扎;祝福它,放下它,就讓風箏自在飄到它該落地的地方。」當瘦弱的張美瑛微笑說︰「對於這一切,我欣然接受。」旁邊的人都紅了眼眶。
去找張美瑛前,我為自己找了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最後我才安了心,因為我不是探刺他人傷口,而是真心想知道︰「我們要如何原諒犯錯的人?人要如何學會寬恕?」

放下仇恨,用慈悲喚醒更生人 文--瞿欣怡

摘自【30雜誌2007年09月號】

Sunday, December 28, 2008

吃~~~~

好像年尾喜庆事宜特别多,结婚的同事就有3个,加上小lucas和阳阳的百日和满月派对,乔迁的好友也宴请亲朋,热闹不已。

说起搬家的姐妹淘就好玩,house warming时家里竟然停电?搞到男主人狂打电话,外加“大汗叠小汗”的张罗,还好在天色暗下来之前搞定,不然真是“有的好看”~
用餐时看到我在为食物拍照,男主人还特别提醒我在部落格一定要提一提他英勇救“电”的事迹~!
当天找了自助到会服务,外加烧猪一只,哇~当晚我才知道烧猪一只要+—RM7XX,哈哈~吃猪不知道猪价~!


另外这个燕菜“蛋糕”是我们最爱的Lina师傅泡制的,她的榴莲蛋糕曾经在勤意咖啡馆的“空中飘送”,忆诗和陈势安分别认同吃了有“幸福的感觉”,因为接近新年期间,人家赶着烘焙新年糕饼,不接订单了,这个我们姐妹淘每年圣诞必备的圣诞老人(ops~应该是圣诞雪人才对!),也是抛“人情牌”才订到的呢!

平常要多交朋友,才会在“非常时期”发挥功效~!哈哈!


另外这是同事结婚的第一道菜,新郎是前“特工队”,也是我们现在广告业务的要员,几乎大半同事到场,有点像我们员工旅游的年宴,印度同事还拿气相机假装喝酒闹事其实我们除了这道,其他都几乎“没啖好吃”,因为亲朋好友皆来合照,ops~!不是“来”拍照,是要我们出去拍,拍了几个,椅子还没坐暖,又要出去,到了中场,德荣最后忍不住低估:可不可以请他们排队,一次过拍完,不然一直进进出出很累呢!

.........

Friday, December 26, 2008

创意美食

参与Wa TV的创意美食之旅,见识中马师傅的“杰作”



Thursday, December 25, 2008

小靈魂與太陽

作者:尼爾‧唐納‧沃許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小靈魂,他對神說:「我知道我是誰了!」
於是,神說:「那真是太好了!那麼你是誰呢?」
小靈魂大聲說:「我是光啊!」
神大笑了起來,並大聲說:「沒錯!你就是光。」
小靈魂覺得非常高興,因為他為王國裡還在尋找答案的靈魂找到了答案:「哇!這真是太好了。」但是很快地,小靈魂覺得知道自己是誰還不夠,他的內心有一些激動,現在,他想是『自己』。於是,小靈魂來到神的身邊,他說:「嗨,神!現在,我已知道我是誰了,那麼我可不可以是自己呢?」
神說:「你的意思是,你想是『已經是的你』嗎?」
「嗯,」小靈魂回答:「知道自己是誰是一回事;是真正的自己又是另一回事。我想感覺一下『光』到底是怎樣!」
「但是,你已經是光了。」神一邊重複,一邊又笑了起來。
「沒錯,但是,我想知道那感覺像什麼!」小靈魂大聲說著。
「嗯」神咯咯的笑著說:「我想我應該了解你的意思,你總是喜歡冒險。」 然後,神的表情變了:「只是有一件事……」
「什麼事?」小靈魂問道。
「嗯,除了光以外,什麼都沒有。你明白嗎,除了你以外,我沒有創造出任何東西;所以,沒有什麼簡單方法能讓你親身體驗你是誰,因為沒有什麼是你不是的。」
「喔?」小靈魂應了一聲,他現在感到有點困惑了。
「這麼想吧,」神說:「你就像是太陽中的一根蠟燭,你在那好好的,跟其它數不清的蠟燭組成了太陽。但若少了你,太陽就不是原來的太陽了。」
「喔,不,如果太陽少了其中一根蠟燭,它還是太陽……但它已不是原先的太陽了;因為它的光不再那麼明亮。但是,當你在光當中,你怎麼樣才能知道自己是光呢──這就是問題的所在。」 「嗯,」小靈魂精神為之一振地說:「你是神,你想想看吧!」
神又笑了起來,「我已經知道了,」神說:「既然當你身處在光當中,你就看不見同樣是光的自己,那麼,我們就將黑暗圍繞住你。」
「黑暗是什麼呢?」小靈魂問。
神回答說:「它就是你所不是的。」
「我會怕黑暗嗎?」小靈魂大聲地說。
「只有當你選擇害怕時才會。」神回答說:「說真的,沒有一樣東西會讓人害怕,除非你決定要如此。你明白嗎?一切都由我們來決定,都由我們來取決的。」
「喔。」小靈魂應了一聲,覺得比較舒服了。
然後,神解釋,為了能體驗每一件事情,所有事情的相反面便將呈現出來。「這是個很棒的禮物。」神說:「因為沒有它,你就不能明瞭任何事了。」 「沒有冷,你就不能知道暖;沒有下,就不能知道上;沒有快,就不能知道慢。沒有左,你就不能知道右;沒有這兒,就不能知道那兒;沒有現在,就不能知道未來。」 「所以,」神總結地說:「當你被黑暗圍繞時,就不要揮舞你的拳頭,或提高音量去咒罵它。」 「你寧可成為黑暗前的光,也不要對它生氣。然後,你將知道你真正是誰,其他所有靈魂也將知道。讓你的光燦爛無比,以致沒有一個靈魂不知道你是多麼地特別!」
「你是說,讓其他的靈魂明白我是多麼地特別是很好的嗎?」小靈魂問道。
「當然!」神低聲輕笑地說:「而且非常好!但是你要記住,『特別』不意味著『比較好』。每一個生命都是特別的,都有他們自己的特色!但是,很多的生命早已忘了這回事。只有當你明白,你的特別是不錯時,他們才會明瞭,他們的特別是好的。」
「喔,」小靈魂跳著舞、活蹦亂跳地大笑以來說:「我可以像我想要的那麼特別!」
「是的,你可以從現在開始。」神說,他正陪著小靈魂一起跳著、舞著,並開懷大笑。「你想成為『特別』的哪一個部分呢?」
「『特別』的哪一個部分?」小靈魂重複的說:「我不懂。」
「嗯」神解釋地說:「成為光就是一件特別的事情。『特別』包含了很多的部份。和善是特別的,有風度是特別的,具有創造力是特別的,有耐心是特別的。你可以想到變得特別的其他方法嗎?」
小靈魂靜靜的坐了一會兒,然後說:「我可以想到很多變得特別的方法。」小靈魂提高音量說:「熱心助人是特別的,與人分享是特別的,友好是特別的,善解人意是特別的。」 「沒錯!」神同意的說:「那些事情你全都可以去做,或者你也可以在任何時刻,做任何你希望成為的那個特別的部份,這就是成為『光』的意思。」
「我知道我想成為什麼了,我知道我想成為什麼了!」小靈魂興奮無比地說:「我想成為『特別』的部分,叫做『寬恕』。寬恕難道不特別嗎?」
「喔,沒錯」神向小靈魂保證:「那是非常特別的。」
「好」小靈魂說:「那就是我想成為的。我想學著寬恕別人,我想親身體驗那種感覺。」
「很好」神說:「但是,有一件事情,你應該知道。」
小靈魂現在變得有點兒不耐煩起來。事情總是比看起來的樣子複雜一些。「是什麼事情呢?」小靈魂嘆了一口氣。
「沒有人是要被寬恕的。」
「沒有人?」小靈魂幾乎是不能相信他所聽到的話。
「沒有人!」神重複地說。「我做的所有事物都是完美的。在所有創造物中,沒有哪一個靈魂比你來得不完美。看看你的身旁。」
然後,小靈魂發現,一大群靈魂已經聚了過來。他們從王國地四面八方長途跋涉來到這裡,就是為了小靈魂與神的這場精采對話,每個人都想聽聽他們在說些什麼。看到不計其數、聚在那裡的靈魂後,小靈魂必須同意神的話。沒有人比小靈魂還不精采、還不高貴,或是還不完美。
小靈魂對聚在身旁的靈魂感到萬分訝異,他們的光多麼亮阿,以至於他幾乎不能直視他們。
「那麼,有誰是需要被寬恕的呢?」神問。
「哎呀,這樣下去一點兒也不好玩!」小靈魂埋怨地說:「我想親身體驗做一個寬恕別人的人的感覺;我想知道特別的那個部分的感覺像是什麼?」
這時,小靈魂體認到有一種感覺,他想那一定就是悲傷了。
但是過了沒多久,友善的靈魂從人群中直直地走了出來。 「小靈魂,不要擔心,」友善的靈魂說:「我可以幫助你。」
「是嗎?」小靈魂的心情開朗了起來。「但是你可以做什麼呢?」
「為什麼這麼問呢,我可以給你一個要被寬恕的人阿!」
「你可以嗎?」
「當然可以!」友善的靈魂輕快地說:「我可以進到你下一個生命期當中,為你做一些要被寬恕的事情。」
「但是,為什麼呢?為什麼你要那麼做呢?」小靈魂問。
「你,是一個那麼高尚完美的生命!你,振動的那麼快速,快到可以創造出明亮的光,讓我幾乎不能直視你。 是什麼力量,使你想把你振動的速度放慢到你的光變得黑沉沉的? 是什麼力量讓如此一個輕快到可以隨心所欲在星星上跳舞、在王國裡四處穿梭的你,來到我的生命當中,並使你自己變得如此沉重,好可以去做這麼糟糕的事情呢?」
「很簡單,」友善的靈魂說:「我可以這麼做,因為我愛你。」
小靈魂似乎對這個回答感到非常驚訝。
「不要那麼吃驚嘛,」友善的靈魂說:「你曾為我做了同樣的事情,不記得了嗎?你跟我,我們一起跳舞很多次了。我們一起跳舞了好幾個年代,穿越時空,我們無時無地不在一起遊玩,只是你不記得了。我們兩個一股腦兒地跳,一上一下的跳,一左一右的跳;我們這兒跳跳,那兒跳跳;現在跳,等會兒跳;我們一個是男,一個是女;一個良善,一個邪惡──我們兩個,一個是受害者,一個是加害者。 因此,你跟我,過去有好幾次在一起。彼此都給過對方完美適當的機會,去表達、體驗我們真正是誰?」 「因此,」友善的靈魂又近一步地解釋:「我將進入到你的下一個生命期當中,這一次,我要當一個『壞人』。我將做出真正可怕的事情,然後,你就可以親身體驗做一個寬恕別人的人的感覺了。」
「但是你將做出什麼事情呢?」小靈魂有點兒緊張的問:「有那麼可怕嗎?」
「喔,」友善的靈魂眼睛閃閃發光地回答:「我們會想出辦法的。」 然後,友善的靈魂似乎變得嚴肅起來,並冷靜地說:「你知道,有件事情你是對的。」
「是什麼事情啊?」小靈魂想要知道。
「我將放慢自己振動的速度,讓自己變的非常沉重,沉重到自己去做這件不好的事情;我必須假扮成不像自己的樣子,然後,我只請求你回頭幫我一個忙。」
「喔,什麼忙都可以!什麼忙都可以!」小靈魂大聲喊著,同時又跳又唱了起來。「我要去寬恕別人,我要去寬恕別人!」然後,小靈魂看到友善的靈魂整個人都沉默了下來。
「是什麼忙呢?」小靈魂問道:「我可以為你做些什麼嗎?你是這麼一個願意為我付出的天使。」
「當然,友善的靈魂本來就是一個天使啊!」神打岔地說:「每一個人都是!你要永遠記得:我派遣給你的都是天使。」
所以,小靈魂更加願意答應友善的靈魂的要求:「我可以為你做些什麼呢?」他又問了一次。
「當我攻擊你、打你的時候,」友善的靈魂回答:「當我對你做了你可能想像得到的最糟糕的事情時──就在那個非常的時刻裡……」
「嗯,」小靈魂打岔說:「然後呢……?」
友善的靈魂變得更加沉默了。 「請記得我們真正是誰。」
「喔,我會的。」小靈魂大喊著:「我答應!我會永遠記得:我就是在這個地方、這個時候看到你的。」
「很好,」友善的靈魂說:「因為,你知道,我必須辛苦地假裝,好忘了自己是誰。如果你不記得我真正是誰的話,而我自己可能也會有一段很長的時間不能記得。如果我忘了我是誰,你可能也會忘了你是誰,我們兩個都會迷失了方向。然後,我們需要另一個靈魂來到我們身旁,提醒我們兩個,我們是誰。」
「不,我們不會忘記的!」小靈魂再一次承諾:「我會記得你的!我將謝謝你帶給我這個禮物──這個親身體驗我是誰的機會。」
所以,協議達成了。 小靈魂進到一個新的生命期當中,並興奮地成為非常特別的光、興奮地成為『特別』的那個叫做──『寬恕』的部分。 小靈魂不安地等待能夠親身經歷所謂的『寬恕』,並感謝讓這件事情成為可能的其他靈魂所做的一切。 於是,在那個生命期的每一個時刻裡,當每一個新的靈魂出現在舞台上,不管那個新的靈魂帶來的是歡樂,還是悲傷──特別是,如果他帶來的是悲傷的話……小靈魂就會想起神曾經說過的話。 「你要永遠記得,」神微笑地說:「我派遣給你的都是天使。」

Wednesday, December 24, 2008

谁的鞋?

MV

这个就是MV背景题词的副导演ah富哥

Monday, December 22, 2008

老头的礼物本来不是“酱”的

老头送了幸运星,结果我和装它的器皿缘分只有一天。
唉~玻璃碎了心意却无损。 感谢老头。
还是下次考虑像bea一样选“不易碎”的礼物?多谢阿二~!ops~~唔系,系ah bea~!哈哈!

Sunday, December 21, 2008

倍感“溶”幸

约了几位重回“旧地”(Umaiya),这次多了bea,而且还有香槟巧克力当甜品。看~!用筷子夹着时就能看到“绵密”的巧克力!

Friday, December 19, 2008

生日礼物



难得没有雪糕吃的表妹,还送上生日礼物,哈哈~以德报怨乎?




由于今年生日不在本地,反而是回来才开始和朋友吃饭,到是今年收到这份心爱的水晶手链当生日礼物很开心。谢谢远在沈阳的姐姐~!非常喜欢~

四通八达终极任务

Wednesday, December 17, 2008

咖啡部落格(17/12)

如果你知道身边一个十来岁的女生,在不愿意的情况下被侵犯了,当事人不愿公开,你会怎么样做?支持她?劝她公开?还是......?

当然这里也许会有很多十来岁的年轻人对不?如果不行的事情发生,你又会选择怎么做?
欢迎发表!
====================================
以下是SMS的意见:
huili 我是一个十六岁的女生.我想我会先了解她父母是怎样的人.如果是很严格,吗我支持她不告诉父母咯....
jay 针刺不到自己的肉是不知道痛的除了报警外受害者应该要马上得到心里辅导!家人一定要表明支持她也不应该责怪她!(Winner)
小妮 我认为如果他不说出来一定有他的原因,可是我会用心去解开他心的结让他觉得不是每个人都是用不一样的眼光去看他。
玲 我曾有个朋友真的发生了这可悲的事,我有试着说服她去公开和报警但她拒绝,之后我唯有用尽办法去开导开解她,免她想不开转牛角尖…
荣 让她清楚知道这不是她的错,应该羞耻的是伤害她的人,所以不用感到害怕,至于公不公开就由她自己决定。
熊 我妹妹在去年就遇到这件事,那时才14,我们全家是从她朋友那边知道的…之后我和我哥把那个男的打成猪头,再去报警…
hazel= 遇过类似是的女生十五岁,说是容易但对受害着需要很大勇气. 心理受重伤那心灵上要面对是很难甚至造成阴影.大家都在努力开解, 关心和找心理医生或想尽办法来补救, 但最后过不了自己而结束生命.
travis 我觉得在了解小女孩的情况的同时,应该和她的双亲谈谈。举报是必然的,需等女孩情绪稳定时和她商量。当然举报同时又能够做到维护她的名节是最好不过的。犯罪人得到处罚也许会让她有觉得安全感的。
SHARON 我不会强迫她,我会拿一些强奸案的新闻给她看,让她了解这些人不受惩罚只会再重犯,要学会自己保护自己, 要让这些人知道要为自己的罪行负责,让她去考量这些人到底应不应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们
美华 其实有关今天的话题曾经发生过在我妹妹身上…而身为姐姐的我会尊敬妹妹的选择…我会每天陪伴在她身边尽量别伤害她的心灵…我会带她远离这不开心的地方…时间可以把一些事情变得更淡…说起这件事情我觉得很无能了…因为我只可帮我妹忘记这一切…
LEE-我并不能做什么来安慰受害人,我从未遇过也不了解他当下的心情,唯能用心聆听他想对我说的,不去问不给意见,让他说出尽输发。
RACHEL 我会很坦白的分析事情的严重及劝说她去报警。毕竟,如果不把那侵犯者绳之以法,受害者也还是会有危险。不过这得视受害者的精神状态而定。如果她情绪不稳,也怕我们善意的劝导会让她更痛苦。
ybl-我会劝她说出来,但是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时就不会说出来了,因一些事是很难开口说出来的,如说出来就会更加受伤害.(Vivian:这个是无觉得最矛盾的!己所不欲,但却要别人去做??)
文荣-我会叫他报警,如果不肯的话,我也会支持他,还会劝他不可做傻事,因为人的生命只有一条
慧-说出来要面对所有认识和不认识的人,必经须要有很大的勇气。无论如何还是须要尊重她的决定,我只有开导和安慰并鼓励看专业心理补导
san-我会劝她勇敢面对,去报警!若她不愿意说出来,我会劝她去看心理医生,甚至陪她去,多抽时间陪她,免得她糊思乱想…
连妹一我会把那个人的名字和犯下的事登在报纸,要所有人知道这个人的行为,我会暗中的保护那个女生不会在让他受伤害。
秋秋- 也应该同意当事人的议见,因为说出来后会对她将来也有伤害。她要面对名誉扫地之外,最重要的是有没有勇气站起来才是关键
心-我同班女同学.就是被高班男同学侵犯.还警告她不可告知他人.不然对她不利.后来另一位女同学告知我们.告知校长.事后.坏人都得到他因有惩罚.
emily 那种痛苦及恐惧,没人能体会,现实很残酷可是如果不面对永远都不会有幸福,支持、陪伴、鼓励 都很重要,请勇敢的将坏人关起来。加油。

Tuesday, December 16, 2008

闻名的灵隐寺

到了闻名的灵隐寺,导游详加介绍这个重点部分,包括如何拜拜。
当天不是周末,但善众甚多,据闻除了游客,当地人也常来!说是很灵喔~!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