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06, 2010

大日子~500块的联想

我不晓得这样说会不会引起某人更强烈的反弹,只是想把我个人的观点说出来。
在开拍这部电影的时候,台前幕后几乎所有演员和工作人员都是本着一个信念,就是“拍好它”三个字!


每一位演员都几乎是收个象征式的红包而已,大家都相信一个月拍摄期间流的汗水和泪水不会少,秉持除了努力工作就不做第二想法的共同目标~才能撑到杀青那一天。那个演员不是独当一面的主持?多少人一场dinner show几个小时下来就净收五位数的酬劳?但拍一个月都没有这个数字?

我们的信念就是为了本地电影在付出,在努力,我们相信可能。得到大家的支持不胜感激,还觉得大众对《大日子》甚为包容,毕竟是第一次尝试,当中自己也看得出是有些小瑕疵。不过大家都只放大感动、搞笑、抵死、感恩等等部分。看得出许多大马人都为了这部似初生婴儿般的电影捧在手掌心呵护!

看了《相信可能》这本文字制作特辑的人无不感动,我看了都觉得Chiu导这15年来走过极为艰辛的路,为的就是一圆导演梦,这不止是导演的梦,也是大家对本地电影期盼的梦。有幸参与这样的过程,深感荣幸,从没计较酬劳实在少得可怜。

其中一场原在新山办的活动,因为没有演员能出席,江瀚还自掏腰包买机票打算争取最后一分钟时间赶过去参与(结果还因为某原因取消了,白白浪费机票钱。)没有人去计较,是因为能参与《大日子》这样的一个porject,得到观众认同已是钱买不到的荣誉和满足,那些付钱看了电影还要大力免费为《大日子》宣传的群众,有些人给朋友笑,有些人迫不及待告知几十年没进电影院的家长主动要出门去看《大日子》,感动、感动+感动。我们也许素未谋面但目标却是一致和坚定的,只希望这是本土的一个好开始,能为更多有梦想的年轻人筑梦和逐梦,因为导演证明了只要相信,努力执行,接踵而来的就是….可能!


依稀记得拍摄期间,咖啡店老板娘每天为我们服务,众演员离开时听说她还依依不舍,拍摄住家镜头的时候一票人把人家的住家挤得水泄不通还觉得怪不好意思,人家尽量挤在饭厅和厨房,我进出洗手间常把抱歉打扰了挂在嘴边,屋主却很热情并不计较~屋主年轻太太还亲自做糕点招待我们让我们好生感动。说真的我不知道他们收多少钱,不过估计应该不会太多咯,因为预算本来就是很有限的。

导演从没隐瞒我们,那头牛和那条蛇都比任何一个演员贵,难不成我们去和畜生计较?单是全组人员在关丹一家小酒店住上一个月也是个天文数字吧?服装?道具?摄影器材?音响?灯光?交通?美术?这些零零总总算起来到底是制片多久的噩梦我实在不敢想象!



虽然某人很不甘愿跳出来《大日子》FB唱:借出场地得到区区RM500,但不晓得为何电影拍摄时您不反对?上映时没出声?倒是发出300万票房消息时才来玩“唱衰”?

不是因为我有得“分”,事实上我没有一分钱的分红,电影票房扣除院线费用,投资商在300万票房当中能净收多少?看来此君对此并不在乎,只是用这个RM3,000,000RM500比较觉得自己“蚀底”了瓜?我想说的是:

为何你当初不拒绝人家借场地?难不成你拒绝了人家还可以硬硬来?酱你也会报警告他们擅闯民居吧?选择在事后(还要是票房报捷后)才来闹?您的目的为何?

我不为任何人平反,只是就事论事,你不支持本地电影不能怪你,你不愿意我们来骚扰也没人能反对,但是答应了又不甘心人家电影狂收而跳出来来玩“唱衰”是不是有欠道德呢?

如果电影静悄悄上映,惨淡收场你就不计较这区区500“好过冇”(聊胜于无)的场地租借吗?还是你压根就想本地电影没出头天?别人衰别人贱才是你要看到的结局?现在大收旺场就觉得“亏大本”了?早知道狮子开大口,现在想回头拿点好处?

平常关丹的房子或是鱼排一个月能有多少租金收入大家心照不宣了吧?举个例子如果你买了房子后来地产价钱大起,前屋主能不能来分一杯羹呢?

别强辩说你不是要来拿钱,如果目的不是如此你又为何这么做?(到《大日子》Facebook去唱!)如果这样众演员是不是应该效仿,去向导演要点分红?幕后工作人员比演员又更辛苦,是不是也要跳出来说:

没我就没有大日子?这么辛苦为何才收区区XX酬劳?

还好我们的团队都知道付出和参与比什么都还有意义,只是觉得一个人就把大日子辛苦建立的关丹美好形象毁于一旦,很替善良的关丹人不值,也可怜这个关丹老鼠屎,愿你不会因为你的自私有所疏失。我们以德报怨,祝福他吧!


P/S:感谢为我们出头的众人,谢谢你们这么无私的爱!



这幅漫画很喜欢这个大团圆的感觉~大日子woohoo~~

No comments: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