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7, 2009

守护天使

首先强调, 我不是教徒,之所以用守护天使这个代号,是因为除此之外我找不到更贴切的形容词,于是借用了这个说法。

我无意鼓吹 迷信,只是把亲身经历记录下来做个整核。

在认识杰之 后,一如多数女子(我的至理名言:人地都系女仔来架),对他的特殊“能力”甚为好奇,他在一个偶然情况下让我和身边好友知道他可以“见到”我们平常人见不 到的阿飘,于是我们常腻在他身边八卦灵界的种种现像...没错,他是看到好兄弟的“能人异士”。

好奇实在是 一种“病”,好奇得不到满足时真的可以要了人的命!

我们常七嘴 八舌谈阿飘,说着说着杰会突然说:“好了好了,不要说了~”

大家都会很 听话乖乖闭嘴,因为他曾表示阿飘越来越多他才会这样讲,它们也全围上来八卦了!有些不止靠过来八卦八卦,还会搭在他肩上!所以当看到他周身唔聚财动来动 去,就是一些“先兆”。哇~~第一次见面就谈到这些真的被吓到!(现在能吓到我的人与事实在不多!不晓得你又如何?)我们乱玩戒指和掌纹算命的时候,杰弗 里森发现刘君有点不妥,当时在场的人都还搞不清楚状况,而且当时我们是初相识,杰弗里森言之凿凿的说K君身边似乎有“东西”跟住,大家听了都起鸡皮疙瘩, 本来的晚餐结果聊到人家关门还欲罢不能,换个地点聊到凌晨。

当中他在离 开餐厅时和W君表示K有很多迹象身边有婴灵。听了心理不发毛才怪对不?后来大家相信K本性单纯,应该不至于有这样的东西,于是大家到喝茶的地方摊开来 聊~K也言之凿凿说没有,进而杰佛里森竟然开始要他想清楚睡房内有块呈三角形的石头不该属于这里,需要马上处理。

哇!K君当 晚花了很长时间,想破头都整理不出那是什么家伙,回家翻箱倒柜也没结果,还是表妹一言惊醒梦中人,之后他就注意到自己有这么一个链坠。(神叻?怎么人家家 里房间的东西他都感受得到?)

结果和他见 面成了我最八卦的习惯,每见必谈,每谈必战战兢兢~要“使”啦~我怎么会变成酱的~~~~~~失控啊~~~~~~~~

话说刚好在 清明当天,约了杰到我家接我时,难免追问:有什么动静吗?

他说:今天我什么都看不到~!

那就算咯~ 怎知他原来是为了不想我在“非常时期”烦,就这样堵着我的八卦口。怎知原来需要沿用很激烈的“姣婆守不到寡”形容这天的他。

哈哈哈~约 表妹两夫妻吃饭时,餐厅的老板仔哥也是高人,他们见面时的对话竟然是:

你有几“只”?

哇~原来他 不只看到,身后还有一个贴身的“伴”,这个伴侣在不同的时候会给他不同的“信号”,(他还说他其实“听”不到对方,只能用感觉来沟通)

还说不敢让 我们知道担心我们会害怕!~噢~~不怕不怕~~Ma~yi~ha~hei~! Ma~yi~ha~ho~!

当天我们的 经历真是“惊吓不断”,从这个部分过后,又惊觉~咦~今天不是看不到的咩?真抵死!骗我!

结果由于在 当地和老板的对话让我们有毛骨悚然的感觉,老板仔哥细数他的各种经历,包括如何开始与阿飘打交道,当中有些甚麽经典例子等等等等。

我们听到丈 八金刚,他们却如数家珍,还形容那里看到那些类型的阿飘,仔哥连家里的外籍工人都见识过,还搞到把小刀放在枕头底下,吓到老板娘,后来问清楚才知道他们的 习俗是这样可以避邪的喔!哈哈哈!这真是我最难忘的清明节。

后来杰有点 不自在的表现,(经过这些天比较熟知他的动静),据了解当地有点“脏”,(后来才说在那里看到有人一直在重复跳楼~!)于是我们转移阵地,找另一个地方喝 茶。

到了该地点 杰弗里森和我一起到公厕,老远他就“贴心提醒”:小心地滑

哦~我知道 他不会随便乱说,听了就记好嘛!有多难?

进到女厕, 果然发现地面有刚抹过的迹象,是有不容易发现的湿答答,Bingo!

出来后杰弗 里森还得意洋洋得像个胜利的孩子般挑衅:怎样?准吗?
哎哟!我都没怀疑 过你的 “准”
结果大家七嘴八舌 聊天,他竟然不小心透露:

他看大家的 时候看得到光,每个人的运势都和光有关联,那天为K君测试时就是因为发现他的光有暗淡现象,才“彻查源头”发现他房间有不应该属于他的东西?然后很自然的 我当然八卦的问:我 叻?我叻?

他的答案很 经典:你最近很好啊~!

人很奇怪, 听到这话就好像踏实许多,但是又不免要继续八卦:怎样好?

他说:放心,你那个是帮你的~!

虾咪?你到说清楚,那个跟那个

他才结结巴 巴的说:其 实几乎每个人都有的啊~~有些人还不止一个!刚才叫你小心地滑是“他说的”!

啊?不是你 “那个”咩?我一心以为是你的好心提醒罢了喔~!

大家顿时毛 骨悚然~~~

我定了定 神,觉得真的也没什么好怕的啊?平日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也不惊,况且杰也说他是“帮我”的嘛~

于是我又好 奇的问:我知道这些并不怕,我向来胆大,他~~~长什么样的啊?

接下来的是 我毕生难忘的一幕,就是。。。。。

杰望向我头 顶的后方,再缓缓回头望向我笑笑说:相当高咯!~

哈哈哈哈~ 真的无法用文字形容当时的心情,其实不见得害怕,但也不像欣喜?五味杂陈般,什么也说不上来。

渐渐的他越 说越多,包括W君“那个”今天没有跟出来?

又一次我们 出来相聚,他说:很奇怪,“我们的”都没有跟出来?今天是什么日子啊?好像是财神爷诞?(像《东主有喜》一起去“饮” 啊?)

有时我会好 奇:我们酱讲“他”会怎样反应?

杰的回应也 很妙,现在不在旁边

意思是?我们在喝茶聊天打 屁,对方在车上等我们?有时候是!

在某旅游胜 地更好玩,他说娱乐场所有镇店之宝在门口,所以附近最多!大家像在等主人出来!哇~~景观不是像yellow man就像是高级ball场门外的司机等主人般?

在麻麻档突 然有人迎面走来他会没头没脑的冒出一句:哇~这个人有很多!

后来和我同 事吃饭时他笑说:他们的很拘谨在外头没跟进来!

要命咯!胆 小的人心脏不晓得负荷的来吗?

经过一段时 日,后来认识了R君,另一位“高人”,他的特殊能力就是能从随身物品感应出你的种种内心潜在部分,我请他感受我的光,得到的结果竟然和杰的叙述吻合,我开 始对这个存在的某某有更笃定一些了。

记得我有和 一个嫁给香港人的女性朋友C君透露过此事,不过这位生了4个小孩,身材样貌都还keep得很好的辣妈,不知何故极度不相信世上有鬼神这回事。哎哟~,反正 信不信由你,也没什么影响对不?

问题就在她 介绍另一位香港朋友给我认识的时候,对方在吃饭的时候突然冒出一句:

你朋友在旁边!

我望向隔壁 桌,我 唔识区地喔~

他在补上一 句:后面

我再望望: 外籍工人收拾桌子?也不是我朋友喔~

他就笑得有 点诡异~~~

我才惊觉, 他说的应该是我“那 个”朋友!我问:挺高那个?

他才说:是!

原来他也有 些感应~那个C 君才觉得毛骨悚然,因为她从不相信这些说法,现在从他朋友口中说出来,加上和我之前说过的吻合,不信鬼神之说的信念开始有点动摇~hahaha!

写这些文 字,其实是想借此机会,跟我身后那个无法跟我沟通的“他”打个招呼,回想起来当初电视机砸到头之前,可能他在身后大叫

小~心~啊~~~ (砰龐!)画都叫住你架啦~~!

(唔 止一个墟的导演说我们三个女人的种种构思都越来越周星驰)

如果真是这 样的情形,抱歉!我的频率听不到感受不到呢!不过我倒是愿意相信有守护天使围绕和照顾我的!

说真的,知 道知道有在身边守护你的一号“人物”,我觉得应该开心的接受事实,反正无论你害怕与否,接受与否,都不可能改变这个事实,为何不欣然接受有个守护者陪伴左 右呢?

很高兴在一 个特殊的缘分下认识你!感谢你~我的守护天使

No comments: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