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22, 2009

二度伤害

我接受访问时已经做好 准备,坊间也许会有两极化的反应,
一个感情受创的女人说出事情的始末有何罪?
近年尽量不提此人,希望不影响现在安逸的生活,
其实还是很在乎这次的“痛”,但我不喜欢后悔,
做错了就好好面对!后果自负!因为人是我自己选的!

截自 lifetv.com的访问摘录:
卓卉勤1988年 加入廣播界,迄今22年。人家記得的就是她那嘻嘻哈哈笑聲,她的重量隨着她在行內舉足輕重的分量同步增加,人人稱她大姐。

她笑説她是 一個很容易交,卻不是易長久聯繫的朋友。“換電話就代表換朋友。 換過5個電話號碼,“當然也有一些是多年來不常聯繫的朋友,因爲工作关系不常見面,可是我們不需要作假, 朋友就是朋友。”她説,“這是我的一個落差很大的維係友情的模式。”

“我曾經經 歷過一票的朋友的其中一個犯了這個毛病,其他會當和事老:但我何必讓自己生氣咧?”

眞情代表作 ——《Finding Nemo》

卓卉勤在感 情上、親情上,都有潔癖,不容許它有一絲一毫的瑕疵,比處女座還要處女座。對就是 對、錯就是錯,爲什么還要拖拖拉拉、誰對誰錯?大情大興的來,還愛恨分明啊!~ 她説,對她來説最能代表友情的電影,就是《Finding Nemo》里面的父親及Dory魚一起找Nemo之間的情誼,互相扶持到最後。

親情•貼身 膏藥

談到卓媽 媽,卓卉勤有一些些無奈,不是厭惡的那種,而是異常珍惜兩人之間的相處。
卓卉勤説, 卓媽媽很喜歡替她收拾房間,可是過後那些東西卻忘了放在哪里……母親收拾 東西的方式就是把東西放在眼睛看不見的地方,就好像上次她在鉛筆盒內無意發現一根挖耳朶的棒子,她驚嘆道:“爲什么這個東西你會收在這里!?”才剛搬回家 一年多的她和母親正在進入一同生活的過渡期。她説:“基本上我還在和她溝通當中。我永遠……哎喲!回家就很難過。我問: ‘我的這個這個這個在哪里?’她説:‘不知道’;我問:‘我的那個那個那個在哪里?她説:‘不知道!~’我又不能叫她不收拾哦,很痛苦,我們還需要時間來 適應。”

每一個家庭 有自己個別的相處模式,“通常有事情發生時我 都會喚她‘Auntie’,可能從小到大她們的代溝都不會很明顯,一般上卓媽媽還能夠接受兒女們這種新穎的相處模 式。不過,最讓卓卉勤跳腳的是,“媽媽會在我的床上吃飯,我就會大喊,‘Auntie!房子那么大,爲什么你偏偏要坐 在我的床上吃飯?而且吃完過後還將碗放在我的床上……。(她习惯在我床上看电视)那一次我會發出這樣的訊息是,我媽和我妹一起在我的床上吃 飯……,Excuse Me?有沒有過分一點?”

她説,家人 對她來説是擺脫不了的‘膏藥’;一叠幸福的膏藥,永遠貼着你。她曾有個想法,如果要找對象的話就找一個能夠給你家人的感覺的,“是家人,才一定要包容。”

身心靈代表 作•《吿別娑婆》

如果吿訴 你,男人只能和女人結婚,如果你喜歡男人的話那是不對的。誰吿訴你這是不對的?這不盡然不對,而是人一出世我們就被吿知,人只能和異性結婚不能和同性結 婚。可是,到後來人們發現,整個大環境好像慢慢在演變,人當初被吿知的東西,不是這個樣 子,所以人要用很大的力量去掙扎、去接受這些人接受不了的東西。“這個東西如果叫相機,如果你一出世人家就吿訴你那個東西叫唱機,當後來我吿訴你這個是相 機的時候,你心里面要經過很大的掙扎,才能接受這個東西是一個相機,而不是唱機。這就是人性了,很可悲的事情。”

最能代表人 性的一本書?她説:《吿別娑婆》。

《吿別娑 婆》簡介
《吿別娑婆》在美國出版界創下極佳成果,一問世便成了西方出版界的新寵,該書上市一年內銷售量高達10萬冊;在Amazon.com 網站書店的‘當日銷售量’數度直追哈利波特,排名第2;於心靈書籍中,更屢屢榮登榜首。

書中談及的 包括‘宇宙從哪兒來的?目的何在?我究竟是什么?爲什么會在這里?我要往哪里去?我 該怎么活在這個世界里?’。全書以睿智而風趣的對話談當今世局、原子彈爆炸,一直説到眞愛、疾病、電視新聞、性問題與股價指數等等,讓許多讀者對複雜詭異 的人生百態,頓時生出‘原來如此’的會心一笑。

卓卉勤的人 生似乎只容得下黑色和白色,走過40關卡後她仍堅持保住自己的‘兩色世界’——對感 情有潔癖,絶對的完美主義,她可以爲所愛的人掏心掏肺,買房子安置溫暖窩,前提是要‘坦誠’。男友病重了還去鬼混,第三者上門來找她‘傾數’,她砸爛了車 子,擱下狠話:“你都快要死了,你還要去滾?你就去死吧,別來煩我!”甚至説:“這些錢給你當帛金……。”這個女人的愛和恨,一樣驚濤駭浪;個性坦 率的她,把自己眞實又沉痛的愛情故事全盤托出,但聽得出,感情變了味,感覺也漸漸退色……。

聽衆的狐狸 精

卓卉勤 都會做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比如幫聽衆分析感情、生活遇到的難題。可是,卻有好 幾次經驗讓她變成別人的‘狐狸精’。聽衆傳簡訊來駡她,“我的老公跟我説,只有那些不要臉的狐狸精敢做而不敢當,爲什麽你不敢承認?”嚇到她 在電台上澄清,“有一個聽衆说老公3天沒回家,我傳一個訊息過去想要关心,可她竟然当我是狐狸精哦!?哈哈哈!好心遭雷劈。”結果,那聽衆立刻SMS進 來,跟她説“對不起”。原來,她的老公外遇也曾試過打電話給她不説話,她以爲卓卉勤是她老公外面的野女 人。

還有另一個 例子讓她扣上‘狐狸精’的帽子,有個用3年時間來和女朋友説分手的聽衆,他女朋友有自殘趨向,每次他説分手女朋友就會一哭二鬧三上吊來威脅他,而且一次比 一次激烈,這樣紛紛擾擾延續了3年。直到有一天要求 説:“你可以和我的女朋友談嗎?” 她覺得OK!如果女友願意的話,她是可做一個分析,然後當天晩上他和卓卉勤約一個時間,結果他電話打來的時候,卓卉勤説:“我就聽到尖叫聲,我就問:‘發 生了什麽事?’背後有人在摔東西,有人在尖叫,然後我説,‘爲什麽會發展到這樣?’那個聽衆有嘗試向我解釋,可是最後説:‘我遲一些再Call你。’”

第2天,他 打電話給卓卉勤説,他只不過是和女朋友説想要和她談,結果女孩以爲他又要分手,然 後,他叫她和卓卉勤説電話,結果女孩認爲卓卉勤是他們之間的第三者……。他説,“她不知道你是誰就已經開始發狂了!”卓卉勤還悄悄地説,沒有想到她還做這 樣多次‘狐狸精’,“ 哎喲!我整天當人家的‘第三者’也很慘,很可憐!哈哈哈!”

那麼卓卉勤 的愛情路上,有沒有碰到狐狸精?

3個人太擁 擠

“我不知道 我自己是第三者,還是那個人是第三者。所以唯有那個男人知道,可是卻永遠沒有答案。 因爲他已經死了……。”記者瞪大眼睛望着她説出這句話,她反而笑了出來。“對!我在講這件事情的時候有很多人比我震驚許多,爲什麽我那時候的反應那么激 烈,就是那時候他有病了,我覺得你都快要死了,你還要去‘滾’?我還能怎樣?你就去死吧,別來煩我!”

卓卉勤吶吶 地説,分開原因是因爲對方有第三者。那你當時怎么處理?她説,“我沒有處理啊,第三 者上門來説我們需要談,我倒是覺得不需要,後來我去砸爛他的車子,在路邊抓到東西就往車子砸去。”她説自己對感情有潔癖,他們前後用了整10年 的時間,如果用那麼長的時間,這個人也不能對感情忠誠的話,那麼她也不需要勉強了。她想這個人一輩子也不會忠誠的。

卓卉勤現在 是單身。也有遇到對象,不過都是過眼雲煙,不被她當成是戀情。 活了那麼久,讓她刻骨銘心的只有牽涉到2個男人的3段感情。和第一任情人分開了,和第2人情人在一起,分開了,和第一任情人複合又分開,對方甚至已經離開 人世,這段感情轟轟烈烈,卻宣吿永遠的無疾而終。

當愛情到了 給帛金的地步,還有什么可以補救的?

“他那個時 候患上肝癌,我親自到台灣陪他動手術……對一個10年的情人已仁至義盡了,可是到後來看到第三者的狀况,我覺得沒有必要再繼續拖拖拉拉下去,沒有什麽好説 的了。

“後來還發 生一些更不愉快的事情,他提出一些補償的條件可是我沒接受,手上有一間房子,因爲他 (對方的屋業發展計劃)所以我才買下來。後來呢,想要放手的時候,哇,房價跌了3成,那時候就覺得:‘X的……#¥%@%*&。’我的錢賺回來都 是有血有汗的,除了我虧掉檯面上的那個數字不談,還有幾千塊管理費,……那是 我最後一次打電話給他,‘堂堂一个发展商,如果不是你坚持我买这个单位就不必浪费這一筆錢,没关系,这就当給你全家的帛金!”

“結果,當 他在今年3月病發的時候,有人知会説他在醫院ICU,我對林 德榮説,‘Uncle進院了!’林德榮说:‘要不要去看他,我载你去!~’我説:‘不要,去干嘛?’過了一個星期,他就離開了。朋友問爲什麽我不去看他最 後一面?我爲什麽要去?我帛金都已經給了。”所有人都給她一副‘你夠絶’的表情! 還眞虧卓卉勤笑得出來。原來女人絶情起來,不是一般的狠。

“然後,我 還講了更經典的東西,”她停了下來對着一旁攝影師説,“你抓好你的相機不要笑到 震!~”,她説:“我去來干嘛?我去到那里,難道我要大大聲的對他的家人説:‘我要分身家?’哈哈哈!從他病發到離世我都沒有去探望他,我 對這個人已失望到极点。(砸車)那天我就已下定決心,你們兩個要在一起就在一起吧,不要奢望我給你們祝福,因爲我希望你們下地獄!哈哈哈!” 她還眞笑出來,而且還笑得比任何人大聲。

不虛僞做戲 給人看

你恨他嗎? 她説,“人都死了沒什么恨不恨!我會吿訴你,我絶 對不會原谅。因爲我曾用我最大的爱去包容他。旣然人家都不珍惜,爲什麽我還需要這樣做?我不会祝福他,我不要樣虛僞,我希望我忠於自己,不需要做戲給其他 人看。”

(砸車)那 天當你轉身離開時的心情如何?她説:“那時候會覺得很震驚,因爲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 人家的第三者,那個已不重要了。我想,我們兩個人都遇到一個不對的人,然後剛好卡在那個中間。後來我還想到是不是應該感謝那個人,如果不是那個第三者,我 永遠不會知道原來我身邊的人是這樣的。”

朋友還落井 下石給她一個很賤的答案:“還好你之前和他分手了,不然你現在就是寡婦了!哈哈哈。” 所有的人都大笑~~哈哈哈!卓卉勤笑得最大聲。

現在還會想 找個託付終身的對象嗎?卓卉勤説她不想咯、放棄了。“放棄也會有快樂。要找到一個像 家人一樣能夠包容你的人,現在已經沒那樣的耐性,很累,還是一個人比較好。我以前的那個情人,我曾經付出過,曾經經歷過,我不會再相信愛情了。與其找到一 個人到最後發現不適合,倒不如自己一個人過得好。”

结果竟然看到这样一段留言:

你有没有想过你说了这篇话出 来..
当他的家属看见 时..又什么反应呢?有什么心情呢?
整十年的事情你都可以记得一清二楚..
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得出你真的放不下..人都走了..你也应该是时候放下了..
为何要这么的说一个去世的人呢? 为什么你还要说一句 "朋友問爲什麽我不去他靈柩前探望他最後一面?我爲什麽要去?我帛金都已經給了。"
你这么说就太过分了..
还有真所谓"祸不及家人"
你还要说一句(我的錢賺回來都是有血有汗的,除了我虧掉檯面上的那個數字不談,還有幾千塊管理費,本來那筆錢已經不需要付了,都交由律師幫我搞,不知道爲 什麽還説我還欠他們錢……那是我最後一次打電話給他,我説了一句非常絶的話,‘這一筆錢,我給你全家當帛金!” )

很奇怪? 为何他在世的时候你不说这番话 ? 而要等到死无对证的时候才发表 ?

之所以会写这段话是因 为我看到此人在网站注册的年龄是17岁, http://coerlly.blogspot.com/
会无病呻吟的年轻人我见识得多,这样关心别人感受的真的很少见,
样的质问,我不但没生气,还觉得相当感动,准备花点时间写这段话,
首先,我相信这不是针对而是关心,让我觉得很温暖。

我的出发点是:

一段情感的经历有谁会 “比当事人更清楚和更有资格去诉说”?
外人对别人的感情事又理解多少?更何况你根本不认识我们对不?
年轻人,你或许还没经历过情伤,甚至可能正沉溺在两小无猜的甜蜜当中,多少年轻人为了朋友爆料说情人出轨不惜
和好友翻脸,到头来才知 道原来情人才是罪魁祸首?放心!当时我也不相信!但是事实摆在眼前你才会知道自己当时有多白痴?况且你不是壁虎,当然不会了解人家两个人之间有什么状况和 问题,所以还是让当事人去处理和面对比较妥当对不?更何况通过文字你似乎误解了这是十年前的事!美眉~这是我曾经历的十年恋情,不是发生在十年前!

这个部分不理解我不觉 得出奇,
一段感情走到尽头当然不会只是单方面的责任,
但这是否表示我当时应该更关注他的通讯记录找出端倪?
对情人的去向更敏感?更重要的是他几乎长时间腻在我身边,
偷情几乎无迹可寻,(所以相信情人只要出轨自然会找到时间和空间)
我不觉得在每天让对方报告行踪是我追求的感情关系,
这些当然不是任何一个外人能明白个中情况的,
至于在他去世之后才马后炮说出这些?那错得更离谱:

早在当年,他“生勾勾”的时 候就我就做过访问,
只是当时还没过世,没有讲到那部分罢了!

和他在一起时的一头长发还是 当下为了不想回头自己对着镜子动手剪的~
年轻人,你或许还没经历过情伤,对这个部分不理解我不觉得奇怪,
当时我就曾扪心自问,如果有一天接到他的死讯,会不会后悔当下的决定?
假设性答案不能作准,结果是在事情真正发生的时候我才知道自己的感受,
难道很虚伪的去哭哭啼啼做给人家看就表示很大方?是你想要看到的“剧情”?

我自己选择的对象,我自己承 担快乐和痛苦。
我不觉得那是一个“错”因为我们的确曾经快乐过,
只是赔上时间和感情之后,还要赔上金钱,替自己觉得不值!
那访问说的感受难道也要“拟定”剧本让人觉得满意的才说?
接这样的访问还有什么意义呢?

这些文字内容全都是据实报 道,恕我无法为他的家人着想,
就像当他和其他女人温存的时候,
也没想过那对我是怎么样的伤害一样对不?
到底是一个出轨的情人过分?还是谴责他出轨的受害者过分?
如果你设身处地去思考,你的情人瞒着你和另一个发展之后,
你还是能冷静为他和他家人感受着想的话?那我会衷心佩服你的量度。
共勉之

No comments: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