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15, 2010

女人啊~爱是这样的吗?

在生活中常听长辈说:夫妻或伴侣相处,凡事要忍让,包容,关爱,体谅。
但如果这些部分都做了,换来的是如新闻主人翁这样的要求,以上的种种相处之道还可行吗?丈夫出轨就该包容?遇到家暴就该体谅?对方若无理取闹就该忍让?这不是封建社会的种种弊病吗?
怎么几乎已经来到地球面临快将毁灭的末世,还有这样的情况陆续发生?

我相信这不是绝无仅有的case,女人啊~你的爱是这样被消费的吗?
我不是当事人,无法评断谁对谁错,只是觉得很多女人总是活在:
为了....为了....为什么她不能为了自己活得有尊严一点?

逼妻與30外勞交歡
不舉老翁偷窺旁觀

(吉隆坡15日訊)華裔老翁不舉,過去4年強逼老妻與逾30名外勞性交,本身則偷窺、當場看“表演”或拍攝交歡過程,以求自我滿足。

年齡61歲的妻子,多次拒絕66歲丈夫的這項過分要求,但丈夫軟硬兼施,以趕她出家門、毆打或聲稱為妻子“性福”著想為由,強逼妻子與外勞性交。

妻子忍受不住丈夫變態的行徑,上週二逃出家門,從東馬飛來西馬投靠友人,並在友人陪同下,到馬華公共服務及投訴部尋求援助。

拍下過程事後再觀賞

這名謝姓老婦今天在一名女友人陪同下,向馬華投訴部主任拿督張天賜,述說事發經過。
她說,她與丈夫皆是退休公務員,兩人退休后在砂拉越祖屋靠退休金生活。
她說,她是丈夫的第2任妻子,丈夫的前妻在1996年因病逝世,較后,她與丈夫結婚,至今已有12個年頭。

“丈夫與前妻育有3名孩子,至今已長大成人,年齡介于21歲至40歲之間。
“婚后,丈夫對我很好,也很愛護我,我倆的性生活也很如意。
“隨著年紀漸長,丈夫開始不舉,此時竟盟起變態的念頭,要求她與割膠外勞性交,以滿足他的性慾。
“丈夫于2006辻開始在外勞下屬群中,物色目標,把他們載到家中,要我與他們在房內性交。”

謝女士透露,丈夫有時是直接坐在房內看“表演”,有時走到房門外,以偷窺方式觀看。

“有時,丈夫更會拍攝下整個交歡過程,事后還拿出來觀賞一番。”

她說,從2006年至今,她至少被逼與超過30名外勞性交,最后一次是在本月4 日,丈夫再故技重施,要脅她與一名外勞交歡。

“我早已忍受不住,日前只好逃出家門,從砂拉越飛來吉隆坡,希望能脫離丈夫的魔掌。”
彼此相愛但方式用錯
“我們是相親相愛的,但我不能接受他對我的方式。”

謝女士披露,她知道丈夫愛她,她也很愛丈夫,但卻不能忍受對方如此的行為。
她是在記者會上受詢及為何過去4年不揭發此事,至今也不愿報警時,如是指出。

她說,她與丈夫當年是不同部門的公務員,當年知悉對方的妻子病逝后,就自動向對方示好,希望可以共度一生。

“我當時想,對方的孩子還小,孩子也接受和喜歡我,希望幫忙他照顧小孩。”

謝女士說,丈夫如今有很多病痛及常常失眠,最近情緒低落,還嚷說要自殺。
原諒丈夫但選擇分居
謝女士說,如果丈夫向她求情,她會原諒丈夫,但不會再重返丈夫的身邊。
她披露,她與丈夫是合法註冊的夫妻,她決定暫時分居,並在西馬生活。

“我雖是退休人士,但還是想找一份工作度日,目前暫以退休金維持生活。”

她說,事發至今不曾報警,其中一項原因是保護丈夫,也希望家人不要受此事影響。

“希望通過這次記者會,遠在東馬的丈夫也能看到,從此停止對我的騷擾,不要再找我。”

謝女士在記者會上,頻頻指本身很害怕、很無助及沒有選擇,才會一直答應丈夫與外勞性交。

要求搞3P

“他曾要求‘3P’(3人一起性交),但我拒絕!”
謝女土指出,丈夫有很多要求,包括數次要求她同時與兩名外勞性交,但她實在不能接受而拒絕。

“丈夫最后也沒有逼我,但仍須在他面前和一名外勞性交。”

她說,丈夫還一直說是為她好,才幫她找來外勞滿足她,丈夫常以各種理由說服她,上述只是其中一項說法。

她披露,丈夫開始時說不會強逼她,最近卻頻頻要求及強逼她這樣做。
“曾有一次在車上再度要求我與外勞性交,我斷言拒絕,他憤而在車上揮拳打我的頭,令我頭部受傷和瘀青。”

外勞介於16至30歲

老婦的性交對象,都是年輕的外勞,年齡介于16歲至30歲之間,可成為老婦的孫子。
謝女士說,丈夫尋找的對象都很年輕,全是印尼籍外勞。
她說,丈夫不定時尋找目標,有時一個月5個,有時數個月一個,視“素質”而定。

“只要找到所喜歡的外勞,就載來家裡,我曾拒絕,丈夫便會不斷辱罵我。”

她說,丈夫常常情緒失控,多次威脅如果不照做,就離開這個家,令她感到不知如何是好。
她說,與丈夫結婚前,不曾結婚,兩人婚后至今,也沒有孩子。

兒看不過眼打父親

前妻的兒子也看不過眼,憤而揮拳毆打行為變態的父親!
謝女士說,她向丈夫前妻的兒子,道出丈夫的變態行為時,前妻的兒子非常氣憤,一時失控揮拳毆打父親。

“我不想報警影響家人,但擔心丈夫會報警說我失蹤。”
她說,如果此事鬧上法庭,她難以面對長期的審訊及媒體採訪。

啤酒加額卡當回酬
啤酒和預付加額卡,換取老婦與外勞共宿一宵。

謝女士披露,被“遴選”的外勞,只要答應丈夫肯與她性交,即可獲得回酬,通常的回酬只是啤酒或預付加額卡。

她說,其實只要外勞要求什么,丈夫都會盡量滿足他們,但外勞僅是要求這些。

“有時,這些外勞‘免費服務’,沒有要求任何物品。”

她說,丈夫去年頻密要她與外勞性交,次數多得數不清,令她精神受創。
謝女士離家出走后,丈夫天天致電聯絡,不過,她因害怕而不敢接聽,手機號碼也因此停用。

僅處理3宗類似案件
張天賜冀受害妻子舉報

張天賜說,在他二十余年所接獲的投訴事件中,僅處理3宗類似的事件,即丈夫威逼妻子和其他人交歡。
他說,相信國內還有類似謝女士經歷的受害者,但羞于開口,沒有被揭發。

“在我處理的類似案件中,僅有3宗,除了謝女士,另一人是致電,但對方較后沒有出現。”

他說,另一名女受害者則上門后,由他親自致電給對方的丈夫停止有關行徑,而該名婦女事后也回家。

另外,張天賜說,該投訴部從2008年至今,共接獲14宗婦女遭丈夫性虐待或恐嚇的案件。
另一方面,謝女士不願交出丈夫的聯絡電話,本報聯絡不上該名丈夫查問。

指示做各種“姿勢”

老翁以“導演”自居,指示老妻要以什么“姿勢”,與外勞發生性關係。
謝女士指出,丈夫每次都有“指示”,要求從開始至結束的性交過程,都要依據他的決定。

“我曾不甘回應他‘我喜歡怎樣就怎樣,我不要跟你’,但于事無補,丈夫無動于衷。”

她披露最終忍受不住,逃離家門,丈夫與前妻所生的兒女問她為什么要逃,她才道出多年來的真相。

No comments: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