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03, 2008

咖啡馆话题~乞丐

(森美蘭‧芙蓉)超過百名本地與外國假乞丐湧至芙蓉謀生,森州福利局在一項取締行動中發現,乞丐甚至比一般上班族還要“富有”,其中一名女乞丐身擁近1萬令吉鉅款,銀行戶頭則有1萬5000令吉存款;另一名男乞丐也不遜色,手上握有1100令吉現款。
森州福利局局長米占指出,4名緬甸乞丐接受盤查時,聲稱他們一天行乞的收入可達423令吉。一些中國乞丐一天也可乞討到300令吉,有者甚至下榻廉價酒店,不再風餐露宿。
他說,“富有”的女乞丐現年64歲,她向福利局聲稱,她手上的9786令吉現款,及銀行的1萬5000令吉,都是她行乞所累積的存款。
疑與集團掛勾
他透露,福利局發現到在芙蓉走動的“丐幫”,尤其是外國乞丐,是裝扮成潦倒、衣衫不整和楚楚可憐的模樣,以博取公眾同情,掙取更的“收入”。
“目前有超過百名本地與外國假乞丐在芙蓉謀生,當局不排除假乞丐與一些集團掛勾,成群結隊而來,並在酒店寄宿。”
他說,調查也發現,中國乞丐大多利用旅遊簽證進入大馬,緬甸乞丐是使用聯合國難民救濟總署(UNHCR)旅行證件,從陸進入大馬,行乞度日。
“中國及緬甸乞丐多是用10令吉搭德士,到芙蓉安邦岸齋戒市場,以各種不同的手法和故事行乞。”
他指出,至於本地乞丐,他們一般上是來自北馬,被福利局官員查時,每人各懷9786令吉、1100令吉、423令吉、14令吉、71令吉不等。
米占表示,遭福利局扣查的外國乞丐一旦完成調查,將移交移民局等候發落;本地乞丐則由福利局援引1977年窮人(Orang Papa)法令提控上庭,再送入政府老人院安頓。
鑑定行乞區50%“收入”歸舵公
森州福利局局長米占透露,有一個集團利用泰國人到森州汝來行乞,他們用由客貨載泰國乞丐到某個地點,並以手機與舵公聯絡,以鑑定可獲豐厚收入的行乞區。
他表示,汝來鳳凰山莊夜市場人來人往,是泰國乞丐行乞好地點。到了午夜時分,乞丐就會用手機聯絡接頭人及結伴行乞的同道,一伙人集合後,便登上前來接應的客貨車離開。
“泰國乞丐中,有些是殘障人士,他們利用殘缺博取同情。有者甚至攜帶孩童行乞,裝扮可憐。”
據他瞭解,泰國乞丐是在首都租屋落腳,每人可行乞100至300令吉不等,而行乞所得的50%,將歸收容他們的舵公所有。
公眾一旦發現乞丐行騙,可撥以下熱線向各縣福利局舉報:

森州福利局:06-765 9555 / 765 9556
芙蓉縣福利局:06-6015 798
瓜拉庇勞縣福利局:06-4811 163
仁保縣福利局:06-4581 400
日叻務縣福利局:06-613 6428
波德申縣福利局:06-6471 920
淡邊縣福利局:06-4411 646
林茂縣福利局:06-6851 472
光明日報‧2008.10.07
===============================================


sms回应!

婷―我曾经在klang的Tmn Desa一间小贩中心碰过一个五十几岁的安娣跟我们要钱,我不给,她就一直轻拍我的肩膀要我给她钱.

qq 我们附近的夜市场也有这样,我走夜市场一起一回那乞丐还在躬头,看他可怜就给钱他了,那知道我在附近喝茶,他也约了一班朋友喝茶

文荣-我也曾经经历过,不过我没有给他们钱,我还是建议大家如果有遇到这样的事,即刻联络警方或者市议会的人去捉那些假乞丐比较好


狄航-槟城也有很多啊。有和尚,有四肢健全的,有扮着济公卖字的…还有拿小簿子说自己来自老人院的阿嬷,离谱的是同一个人却到处可见!


LIM-卉勤,丐帮弟子,已遍布各地,不只局限于雪隆邦。我们这里出外用餐常常都可以遇到。所以有善心是好事,但小心爱泛滥!


雪妮 我们槟城北海区也很多类似这样的乞丐,我还看过有一个年老的啊嬷,而且还是她家人载她来载她回的,我任为真的很不应该,身为小辈为什么会让家里的老人这样出去做乞丐呢?不怕被雷劈吗?


SHERLYN 现逢九王爷诞,丐帮当然出动啦!我在深圳时也遇到整群讨钱的老伯伯和老婆婆,我们避到商店里他们都在外头等着,很可怕


文秀 我有试过有一次,在某百货公司停车场中遇见一个乞丐,那我就给了他一元,他还嫌少骂人呐!气死人了!
san 我常在JLN IPOH的点心店看见一对老夫妇向人讨钱。可是他们都四肢健全,精神还不错。如果你不给钱,那男的还会一直念说:为什么连老人家都不帮

jane 我会给乞丐钱,因为祖母教我说他们是只有在无可奈何下才行乞的,我们里应帮忙,可是现在出现了专业乞丐我都不再给了!

芯芸 以前在学院求学时周末都搭巴士回家,就会见到同样的人拿着破烂的复印证明说自己患了病,欠多少钱就能开刀。每次都看一样的戏。

康仔 我曾经被小妹妹乞丐骂吝啬鬼哦!她长得楚楚可怜,本来想给她点钱的,又害怕给了一个,会有一堆跑出来,听说他们是酱的,你不给还好,但是给了一个,其他的知道你是会给的,就会通通来围你!结果被骂之后,吓了一跳,就真的拿钱给她,还给了不少!她那招蛮管用

连妹一曾经去旅行看见路边很多乞丐正在讨钱,有的还饿死,很奇怪的事他们的手脚好好的为什么不要做工,给他们钱会造成习惯和依赖,我最讨厌的就是没钱还有得抽烟的乞丐。


毕特 边走边吹木笛,牵这滑板走.滑板上的全身好像被火烧到焦焦的腿也没有结果便顺手给十令吉.结果给我发现他在停车场站起来上宾斯!


==================================


截自今天(3/10/08)光明日报的独家头条: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中國籍“職業乞丐” 大舉湧進我國,他們喬裝成各式各樣的殘障慘況,配以可憐兮兮苦臉、最邋遢的模樣在各地的巴剎或小販中心行乞,以騙取公眾同情心向他們施捨。這群“丐幫弟子”已累積成患,暴增如趕不走的蒼蠅,干擾了客人食慾,影響到小販的生意, 逼得小販們紛紛在攤位掛上“謝絕中國乞丐”的告示牌,以警惕公眾勿隨意布施,同時堅決向假乞丐說“不”。


《光明日報》記者在八打靈再也SS2“為食街”用餐時,發現許多小販在攤檔前後貼上“外國乞丐泛濫,請不要布施”、“禁止乞丐”、“請向乞丐說不”、“請拒絕中國乞丐”等醒目的字眼。
雖然各種形式的男女老少乞丐成了我們躲不掉、避不開的一群特殊人物,但惻隱之心,人皆有之,還是有人願意捐款給他們,何以這處小販中心的經營者竟如此無情的要乞丐止步?人到沒有辦法才會當乞丐啊。
據SS2早市理事會主席邱潤清指出,近期湧來行乞的各種乞丐,都不像大馬人,他們只要一見食客掏錢付賬時,便立即衝前去伸手纏著食客要錢,令食客反感至極。他懷疑他們是有集團控制的中國籍“職業乞丐”

纏著討錢‧食客反感
邱潤清曾向福利局反映問題,但當局卻聲稱無法取締外籍乞丐,只有移民局才能採取逮捕行動。在無計可施下,理事會只好花費近百令吉,自制數個不同類型的告示牌,提醒食客不要施捨給他們。
他們在A4白紙上以中英文書寫“謝絕中國乞丐”的字眼,並再複製30張分給小販,好讓他們吊掛在巴剎四周,提醒公眾之餘,也能阻嚇假乞丐繼續行騙。
邱潤清認為,只要公眾少捐錢及不理會這些假乞丐,他們在收入欠缺理想的情況下,就會逐漸絕跡。

非法集團貨車接送
SS2早市理事會憑假乞丐的口腔、不懂本地方言、只怕中國公安這3方面,來斷定乞丐是來自中國。
邱潤清說,中國乞丐自知口音與本地華人不同,加上聽不懂本地的方言,於是在乞討時不是裝啞,就是不停搖晃手中的空砵,示意公眾捐款。
“當小販們一見到他們出現,恐嚇他們說要找警察來抓他們時,他們都無動於衷,反而一說到‘公安’,他們就逃之夭夭了。”
經過小販觀察,這些假乞丐每天都有專屬貨車接送,他們約清晨7點抵達巴剎,中午離開。有者在乞討時明明是靠滑板爬行, 一旦離開巴剎範圍後,卻突然“行動自如”。
小販相信,有非法集團在背後操控這些假乞丐,為免引起公眾猜疑,該集團每天派不同臉孔的乞丐到同一個地區討錢,即是讓他們屬下的“乞丐僱員”換區討錢。
殘疾者也自力更生
防中國乞丐的告示牌“滿攤飛”,引起一些公眾不滿,有些人直斥小販叫公眾不要捐錢給乞丐的行為很不道德,也沒有同情心。也有人認為,小販不應將矛頭指向“中國乞丐”。
針對民眾的指責,SS2早市理事會主席邱潤清澄清,他們並不是鼓吹公眾不要捐錢,而是希望公眾善用手中的義款,避免“假乞丐”繼續在國內橫行,成了社會毒瘤 。
“我們知道本地一些乞丐會自己做手工藝品擺攤兜售,自力更生,就連殘疾人士也懂得賣多多彩券謀生。我們只是要讓公眾看清,殘疾人士也有能力照顧好自己,並不一定淪落到乞討的地步。”

邱潤清說,中國乞丐在看到SS2小販們均在攤檔前掛上類似“向中國乞丐說不”等字眼的告示牌後,大感不滿, 恨得偷偷拆下告示牌。
曾有一名青年趁小販不留意時,把“向中國乞丐說不”的告示牌拆下並丟在地上,結果被人發現,但青年卻立即改口說要購買這張告示牌,行為怪異。
拆牌被發現
“青年被發現後語氣非常惡劣,很凶惡的說,他要買下這張告示牌,問我們要3令吉還是5令吉。我們不理會,並將他趕走。”
小販猜測,這名行徑怪異的青年也許是乞丐集團裡的人士,因為不滿小販掛上告示牌,杜絕中國乞丐,影響到集團的收入,而作出上述行為。

乞丐分4類型
在SS2早市巴剎出沒的中國籍職業乞丐大致上可分為4種類別,1. 在地上爬行的殘障者;2. 用滑板爬行的殘障者;3. 四肢健全的老人及4.推著擴音器賣藝者。他們大部分以年邁者居多。


光明日報‧2008.10.02

9 comments:

fennythh said...

现在太多诈骗了,作好心也要小心了。

仁仁 said...

我通常都不会理会路上所遇到的乞丐,可是那些带着几个小孩讨钱的妈妈就真得很可怜。不管是真是, 我也会不忍心帮钱给了。听了今天的话题后, 我觉给我以后只会买东西给他们吃。这样才不会让“有心人" 得逞!

魔猪 said...

其实这种中国乞丐在本地已经有一点时间了,主要都是看准我们都有同情心的问题,就趁机伸手要钱,每每都可以达到他们的目的。

比较怀疑的是,为何只看见本地扫荡非法外劳而没有取缔中国乞丐?两者都是移民局的分内事,但从来没有看过车上坐的是乞丐。

莫非外劳比较黝黑比较不会认错,而中国乞丐看起来和本地华人一样所以不会抓?老猪相信这会是他们其中之一的理由的,但只要他们那里有一个本地华人的执行官员的话,一定可以分辨出当中真伪。

老猪也不想假日的时候出去看见满街上的都是中国乞丐在那里和你挥手说欢迎的啊~~!

勤意咖啡馆 said...

仁,你酱不是害惨那些小孩?本来不必出来掏钱,但集团如果发现相较之下这样收入比较好,不是无形中迫使更多小孩出来博取同情的“钱”?不杀伯仁,但伯仁却为你牺牲了?

Joan said...

我妈就曾被一个乞丐骂。。哈哈。。气到我妈直跳。。
话说,有天,我妈去街上买东西,有个老婆婆走过来跟她讨钱,我妈就给了她5毛钱,她竟然很大声的骂我妈,“你什么意思啊,你。。给那么少干吗?要给最少嘛给个RM1.00。。”
哇。。乞丐还可以讲价钱的咩???真的气死人了。。

勤意咖啡馆 said...

就是那些“善心人”宠出来的咯!唉~无奈还是有很多人觉得“被骗”也无所谓,要不然那些人怎么过来的?走路吗?那飞机票是谁付?就是这些善众的贡献咯!搞不好本身还没出过国,人家乞丐可是游历过不少地方了呢!哈哈!很讽刺吧?

NancyNL said...

曾经在一间茶室看到一个老公公在讨钱, 两个孩子向我要钱买了两个包说要给老公公
吃. 岂料老公公竟对他们说: 公公不要吃的, 只要钱. 把孩子都搞胡涂了.

勤意咖啡馆 said...

很多人爱心泛滥,奉劝大家,行善也要得当。不妨捐助一年一华小吧!

XiaoYing said...

其实在这群乞丐中应该有一些是真的吧,
但是真的被那些无良的害死..
至少我现在就不会再给了,
不是没有同情心,
是被烦到不行..
还有一种,
是把公家的停车场当作自己的,
向车主收钱,
那种我也很不想给,
但有时又怕车被刮花,
只好给他们了...

-筱颖-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