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0, 2008

可悲的病 I

可能因为这份工作,让我有很多“接触人”的机会,而服务性行业一般都比较能看到“人生百态”。
让我觉得比较有福气的是因为,一般来到我的跟前,不管透过电话,简讯等等,一般“想赢奖品”的人,尤其是“老主顾”,通常嘴巴都比较甜,希望能有多点机会。(说真的,好话谁不想听?)但这并不代表,没赞美我们就不给奖品嘛!当然也还是会有很多“菜鸟”,常常因为紧张搞不清楚状况,结果难免被踢出局。
其实在节目中不时提醒,奈何可能有些人的习惯已经养成许久,一般最常见的就是“没听清楚”?如果要玩游戏,连游戏是什么都没搞清楚,不是很可笑吗?偏偏一天我们都要面对很多如此“迷糊病”的人士。但,这并不可悲,因为迷糊不是病,起码不足以让我形容成是“可悲”的病。
见过的人林林种种,其中当然不乏为了赢奖,用尽方法,还要竭尽所能,即使在“不能赢奖”的非常时期也不放过,用尽身边可以利用的各个“身份”,姨妈姑姐叔伯兄弟全不放过。其实电台之所以订下这个“时限”,并不是为了为难听众,而是希望某人在赢了奖品之后,把机会让给别人,希望能做到皆大欢喜。区区的一两个月时间也不是那么难熬的是吧?但偏偏就是一种米养出百种人,偏偏就是有人要挑战极限。

我试过一个听起来起码4~50岁的师奶,给身份证号码时竟然是18岁的姑娘家??我开始怀疑就问她:你才18岁哦?怎么声音不太像?对方还装模作样模仿年轻女孩的羞涩说:是啊,很多人都酱讲!好奇心驱使下,我隔了一个小时再打回去找某某,一把睡眼惺忪的声音回答
“喂”~!!!!
我的下一个问题就是:请问你是某某某吗?
是!
我这里是电台打来的,刚才你参加的游戏请问答案是什么?
什么答案?我不知道?
无名火狂冒三千丈,大叫:叫你妈妈听电话!和刚才同一模一样的一把声音唯唯诺诺的接听,我狂发飙:这位太太,我明明就问你是不是本尊,你还大话西游和我“坳”,现在现形了吧?明明奖品不是几百万的,你就要这样来骗人,你这样的教育,以后小孩有样学样怎么办?为了想得到的东西,可以不择手段甚至欺骗隐瞒你做他想做的事?
说真的,她在电话另一头连声道歉,但我不知道她是因为被抓包不好意思反驳,还是真的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真的不是因为被欺骗而生气,奖品本来就是要送出去的,不送给她又不会留给我,但真是痛惜,那样的“身教”,以后小孩会怎么想?怎么做?
你可能以为:哎呀~他们不知道的啦!如果我们真的不知道,那就代表你能“理所当然”的这么做吗?
人类的基因里是不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侥幸快感”,这种“抓我抓不到”的心态,在大人的世界屡见不鲜,它就是这种教育下的产物,世代相传乎?那是不是如同杀人放火只要不被发现,就是被允许的?这篇的主题叫做“可悲的病”,如果你觉得这真实“病例”极尽可悲,我告诉你,还有更甚的呢!有待下回分解!敬请期待!
可悲的病II

No comments: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