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21, 2008

爱一点也不简单

结合之前那两篇文章,
衷心希生活中的种种磨难,都能用智慧和爱来化解,
无论是身理还是心理,希望这一切的“病”!
都能得到“化解”
爱可以很简单,如果人人能把爱传播出去,是不是就能减少纷争?
如果这些爱能像病毒一样迅速散播,无论父母对子女或子女对父母,我们的周遭是不是就会少点遗憾?


我知道很多人透过电台游戏赢奖,过程其实并不容易,要在同一时间比别人抢先打通电话已经是相当艰巨的任务,这些虽说是一般年轻人的玩意儿,但当中也有些上了年纪的支持者,努力不懈的拼死一战,抢到电话线还可能有一堆花样配合商家的主题。

这其中可能有人为了挑战自己,也有人只单纯为表达意愿,或者非常时期想对某人表达情感(包括家人、朋友、情人),也当然有人为了丰厚的奖金奖品而来。

虽然我的“泼辣形象”一向鲜明,贸贸然打进来搞不清楚状况必定被好好“修理整顿”一番,这不一定是我天生爱找“渣”,其实是用心良苦。还好当中还是有人发现,一般对上了年纪的听众总是特别宽容。无他,人家的年纪渐长,反应当然没有“十八岁卜卜脆”的年轻人快,我家也有上了年纪的妈妈,反应当然是我最清楚的。于是我一般都“比较”仁慈对待。

这当中还记得有个参加费玉清的云顶演唱会的aunty,白云常在天想了半天,又怕我没耐性会挂她电话,在电话另一端干着急,还说:我的血压一定飚高不少,甚为搞笑。

还有一位来参加五月天的游戏,五月天的歌?!听到上了年纪的声音我当场真是吓了一大跳!吓?安迪!五月天的歌词喔!你真的那么喜欢他们啊?答案是:

伟大的妈妈,小孩要上课,平常能参加的时间有限,于是妈妈在上课时间做好万全准备等参加!(我还真不知道她怎么准备,那次是要接歌词,五月天那么多歌,玩游戏时才公布要哪一首那一段!母爱真伟大!)
最后她还真的过关了,高高兴兴的赢奖去给心爱的小孩。

父亲节时更经典,有位参赛者明显是问题青年,自称是当年学校的《大哥头》,父亲总是责备,年少轻狂当然不服,一回打架遇上“有来头”的团队,被抓上警局还被“狂扁”,昏倒前看到父亲忍不住出手打警察!?被一堆警抢瞄准!
在医院才知道父亲的爱!付出的差点是“牢狱之灾”。
如果你的双亲曾经为你付出,那请你记得也爱他们多一点!
如果这些爱能像病毒一样迅速散播,无论父母对子女或子女对父母,我们的周遭是不是就会少点遗憾?

No comments: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