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29, 2006

催眠

催眠

几年前因为主持晚上的节目“今夜勤缘”,当的访谈环节,通常都会找来各行各业人士上节目,当时的机缘巧合透过某杂志主编接触了一个相当特别的行业『催眠师』。

可能很多人都和我当时一样,一开始对催眠的印象都很模糊,当中不外是舞台上的魔术师,装模作样的催眠一个人,然后看到他浮在半空中。后来经过几次因台庆表演所需而学习的魔术表演,当然知道这过程都是经过专业魔术师“加工处理”的效果,但当时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只当作是表演的一种把戏,当然也没放在心上。

因为接这了个任务,要访问催眠老师,基于职业所需,当然要加以了解催眠为何物。
辗转被安排了两次个人催眠,第一次乃安排课程的负责人,一位自称是天生的催眠师(当时还蛮讶异,世上竟然有人的口气比我还大!哈哈!),可能从未接触实在有点难度,进入催眠时其实也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朦胧中搞了大半天,勉强好像有点似有还无的“画面”,详细情形实在也说不上来,努力了很久才隐约好象看到点零星的片断,说实在的当时也不太确定是不是催眠耗费了几个小时下来,无计可施或精疲力尽之下想象出来的所谓“画面”,还是已经进入催眠状态真有“看见”其事,印象中是有点像民初时代的情节,有点杂乱和模糊不清,后来还想起Astro长期有民初电视剧,不晓得是不是因而联想出来的,反正就是没把它放在心上就是了。

到了开课的时候,接触了这次课程的讲师,来自台湾的廖云钒老师,当时自己还带了一样好奇的同事同行,当时也是临时起义给我做了一次的个人催眠,是次催眠老师也同为我时进行脑电波测试,但有点沮丧的是,老师测出我的脑电波比较短,一般分析这个情况的人是比较不容易在催眠中看到画面的。
首先,老师把我催眠后,说我眼皮很重,重得打不开,我有试着要挣开眼睛,但就是怎么也打不开,后来老师引导我挣开眼睛时,全身还是处于僵硬的状态,听到看到感觉到周遭的所有事物,可身体就是不听使唤,动弹不得,感觉很特别,实在太奇妙了!当时还有同事在现场见证,心情实在好到极点,也因此开始对催眠产生了好奇。
在廖老师的一场公开“前世回嗍”课程时,适逢五月母亲节当天,一早约了家人用餐,主办单位邀请时我是十万个不愿意去出席,但在好奇心驱使和主办单位负责人不断催促之下,我在一整天的课程,只在后半段出现亮相,算是给足面子了。当时特地挑了最后一排的位子坐下,方便随时可以开溜。放眼望去现场反应相当不错,出席者还有很多行内人,经过老师带领的集体催眠后,很多人分享自己的感受,但我还是什么都看不到。
当时是有点纳闷的,是我天资不足吗?自视甚高的我怎么接受得来?后来还是乖乖的接受邀请,去参与老师的课程。

在廖老师的一场公开“前世回嗍”课程时,适逢五月母亲节当天,一早约了家人用餐,主办单位邀请时我是十万个不愿意去出席,但在好奇心驱使和主办单位负责人不断催促之下,我在一整天的课程,只在后半段出现亮相,算是给足面子了。当时特地挑了最后一排的位子坐下,方便随时可以开溜。放眼望去现场反应相当不错,出席者还有很多行内人,经过老师带领的集体催眠后,很多人分享自己的感受,但我还是什么都看不到。
当时是有点纳闷的,是我天资不足吗?自视甚高的我怎么接受得来?后来还是乖乖的接受邀请,去参与老师的课程。
催眠治疗课程的第一阶段~自我催眠
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形容,原来有些人必须学习如何被催眠!

前面两天的课程首先是“自我催眠”,也是那个时候才被告知知,原来有些人是需要“学习”被催眠的。在课堂上坐在我前面的两位同学M小姐及大师兄都是和我一样,什么画面都没有,大师兄在开课前还说:所以要坐前一点啊!听仔细点,努力一点的学习。
大师兄因为是班上年纪最大的同学,于是得其称号。之前在前世回塑的讲座时他就说自己像在飞机上睡着了一样,当时记得老师当时的回应还很搞笑:几百元可以享受坐飞机的感觉还蛮便宜的?!而大师兄上课时就说他上课要坐最前面的First Class,我在他后面也不赖,算的上是Business Class啦!
老师的教学方法也很特别,记得第一堂课老师引导我们进入催眠时,除了老师的声音以外,配合着音乐,实在让人有昏昏欲睡的感觉,一觉醒来,时间竟然也配合得刚刚好,当老师引导各人回到现在,竟然芸芸众“生”当中不会有“睡过头”的现象呢!
接下来就是大家开始叙述自己的感受,每每在听各人刚的状况时,由于大家的感受都不尽相同,有人看到画面详加描述,有同学说起他睡着了的时候,老师总会说:睡着了也很好!
说真的!我也试过不知不觉的睡着了,醒来后悔到要死,要睡什么时候不能睡,大好的学习机会错过太可惜,虽然听了老师的安慰好象没那么内疚,但还是要加强学习的意念!告诉自己:
不!准!睡! 后来好象就没那么瞌睡了!(咦!也是自我催眠乎?)
从第一堂自我催眠的课程开始,我们坐在前面的铁三脚:我/大师兄和Mel。一直只能以羡慕的眼光分享同学们的心得,“六目相投”时充满无奈,那个温君,也不怕人家难过,每次都滔滔不绝还七情上脸的说,成绩突飞猛进,老师对他更是另眼相看,每当提出催眠感受时,我们三个呆瓜就只能干瞪眼,更想不到的是∶当第一阶段课程快结束时,这两位同志竟然“舍弃”了我,分别“看到”了伤感的画面!!在课堂上哭泣!噢!我更想哭!哭我接下来要唱“孤身走我路”了!哇~~
唉~话虽如此,说真的,我还是很替他们高兴啦,终于开启了部分的“视觉”神经(其实该是感觉吧!我也搞不懂)
催眠眠其实很简单?可能在一个老师的眼中,它就像念到博士水准的人,回头看小学功课一般吧?对初学者甚至没接触过催眠的人士,它好像总有神秘面纱笼罩对吗?

上了两天的“自我催眠”课程以后,在第二阶段课程开始之前,老师表示想更换一个更理想的场地,因课程音响和环境如果不理想会影响素质,于是我一贯鸡婆性格又发作,就帮忙联络熟悉的Hotel,接下来的两天课程移师到比较理想的环境上第二部分的『实用催眠课程』。
课堂讲述的是更进一步的催眠技巧,俨如老师之前告诉我们,催眠其实不难,只要把稿子念一念,声调控制得当,就能令个案进入催眠状态,对从事广播多年的我来说,实在易如反掌,难度是在引导对方的技巧,和进入前世可能碰到各种不同的情况,尤其是当事人情绪波动极大时能怎样妥善的处理。于是一些基本的技巧如抽离,锁定心锚等,让我们从理论及实习中慢慢体会。
没想到上了一天还算顺利的课程后,第二天就出了点状况!一早首先一般都是回顾昨天的练习心得,然后老师也会带出一些基本理论为我们分析,接下来要开始进行催眠引导时,有位同学突然在老师引导我们进入催眠时胃抽筋,她瘦削的身躯几乎辛苦得快成卷曲型了,还不时发出骇人的叹气声,听了叫人毛骨悚然,见者无不替她觉得辛苦和难过,有同学为她搓搓肚子,希望她舒服一点,有人为她颂经消业障,也有人尽所能为她去除负面能量,现场可谓“乱成一团”,课程看来是没办法继续了,结果老师临时动用部分同学,采取海宁格老师*注的系统排列法来处理。

说也奇怪,排列之后,同学的情形似乎有点好转哦!说真的我还是第一次接触所谓的系统排列,当时的我在想,是真的因为家族系统排列的原因吗?还是她不好意思大家为她花了好些宝贵的上课时间,又或许是大家的关心和爱让她“感觉”好了?

当中大家轮流感受系统排列的“效果”,带出种种内心深处的心灵问题。在我的经验,说也奇怪,就单纯的站在场中,心里就自然涌现莫名的情绪。看了海宁格老师的录影带,更惊讶于他老人家研发及带动的“爱的序位”心灵教育课程,原来每个身边的人和你的距离远近都能牵引心灵部分的细微问题,真是大开眼界。

*注 柏特。海宁格Bert Hellinger,被誉为本世纪引起心理治疗界极大震撼的国际级大师,年青时是神父,曾在非洲祖鲁族地区居住16年,之后进修心理分析、完形疗法、原始疗法及交流分析等训练成为心理医疗师,创新整合的家族排列(family Constellation) 治疗系统,更是轰动欧洲,发现很多个案跨越术代,并涉及家族其他成员,“家族排列法治疗”帮助了无数的家庭及心灵。

上了两部分的课程后,虽然老师回台湾了,但同学们都积极的共修,希望透过练习,技巧才不致生疏,况且大家的经验分享,也能有所进步。大师兄更慷慨借出他家让大家聚集会面,一起分享学习的经验,大师“嫂”还准备糖水招待我们二十几个同门呢!太贤慧了!
大家毫不吝啬的讲述自己的“修炼”,大多数还是专注于自我催眠方面的练习和“看到”的画面分享,当时好象只有我和大师兄大胆的做个案,为身边的朋友做催眠!感谢老友的极度信任,当了我的白老鼠。
我首先抓了身边最“就近”的朋友A君做实验,岂知A这个超级大迷糊,明明刚才亲口说的东西竟然予以否认,哎~人家催眠是清醒的梦,就算醒来,还是可以一一回嗍,此君竟然坚持说没有,催眠需要宁静的地点,所以当时只有我们两个又没有人证,搞到还是新手的我差点没精神错乱。
于是另外找来H君及W君,不想无心插柳的H君竟然顺利“看到”画面,不但清晰而且还在两次的催眠当中有找到连贯性的部分,“看”到自己是个穿军服的日本人。。。。
当场大家都屏息以待,说真的,我在这行那么久,什么万人空巷的场面没见过?还不是泰山崩于前色不变?可是当时真的心跳加速,久未经历如此刺激的感觉,实在非文字所能形容。
还好临危不乱,渐渐让他抽丝剥茧的发现原来是个脱队的军医,据描述他带着医疗背包大家才比较放下心头大石。
因为还是“新手”,刚开始对个案的经历都是战战兢兢“估估吓”,但不失为自己第一次的成功例子,心里无比兴奋,但也同时有点忐忑不安,毕竟只上了两天的课,技巧上当然还没能这么快达到“纯熟”的地步,几乎每个个案描述的画面都是个别经历的事情,所以当中类似的可能性不大,当时没听老师提起或描绘过类似的案例,老师又不在场,只好把它带到同学聚会,去问那个“天生的催眠师”,哈哈~~结果还是没有下文窝!
同期的师兄温君取笑我很“绝”,当众把她问倒,让她尴尬死了!天地良心,当时可没陷害的意思,纯粹以为她既然声称是“天生催眠师”那么厉害,初学者向她讨教也很正常啊!哈哈~人家又不是故意的,他酱讲我以为她很厉害嘛!怎知人家和我是半斤八两!


专业催眠治疗师课程讲述的是更深一层的催眠技巧,老师也更注重我们练习的部分,首先老师找个同学示范一次,然后我们各自找拍挡“照版煮碗”,但是老师的示范总是最精彩的麻!本来想把一些画面拍下来供往后发表之用,但在全班同学大方的同意之下,不但拍照,还用数码相机把部分的片段的影相录下来,真的要感谢所有同学的大方。
学习的部分包括:“抽离”,当个案情绪过于激动是要适当的引导他从画面中抽身,一第三者的身份去观察,(厉害叻!)“时间线”的设定,把过去式的画面做整理,然后发展出未来画面的影相(夸张勒!),设定“心锚”把过去一些愉快的记忆用一个简单的动作锁起来,下次用这个动作就能把愉快的记忆重新Recall回来!(神奇叻!)

当有同学向老师提及“架桥”,老师说:那很简单!哇!把人架起来简单吗?想到就觉得很复杂了吧!更何况要完成这么艰巨的任务?后来老师不但教会我们架桥,还示范了动物催眠,班长变猴子和兔子的情形让人咋舌!轮到同学练习时大家一旦被指示变动物时都暴笑,几乎全军覆没~但架桥的成功率却超过六成,真的如老师所说,并没有很难呢!
在学习的过程中,有同学在老师的催眠下大家放下自我,有人大跳印度舞,有人耍武功,有好些人发现身上卡了其他的“灵”,这些都是在意料之外的见识。
另外,一开始不是说过吗,自己是属于“非”视觉型的,不容易看到画面,在一次老师的引导之下,竟意外感受自己去到一个奇怪的地方,像是现有的茶餐室的厨房的地砖,那种大概一方寸的瓷砖充斥脑海,更奇怪的是....
我感觉自己的手臂是贴着这脏脏的地板,感觉很不舒服,接着马上有个念头闪过,我似乎曾经横死在这样的地方~~手臂贴在地板上~~非常不舒服~~很想离开~~但偏偏身体又不能自行移动,混杂很多思绪,但最强烈的感觉是无奈。
回想起自己的生活起居,不擅长做家事是几乎众所周知(洗个碗也搞到不小心割断手筋进医院动手术),独自居住又不做家事,对来访客人的严格实在苛刻,除了“非常要好”的朋友,在预先通知的情况下才会“容许”到访,佣人每星期来清洁,上门打扫的第三天之后都“规定”绝不见客!
但说起来奇怪的是,我能容许家里东西乱成一团,却绝不容许家里的地板脏脏的......莫非?(自己当时也全身起鸡皮疙瘩)我独居的时候,就算很熟的朋友要来我家拜访,明明已经订下严厉的规定,佣人打扫的那两天才是“会客日”,但偏偏每次在被允许的黄道吉日,朋友还是被逼要去买点东西才能上门,让我先回家擦地板,才准踏入我的地盘?很奇怪噢?我就是没法容忍脚板踏着的瓷砖,有一丝 一 毫 的 ~~不是脏噢!是一定要有脚板一踩上去有涩涩感觉,干净得滋滋声那种程度才算过关!

原来生活当中一些“看起来”不起眼的细节,都不是“无端端”的存在着。
我可以用一个比较“厚脸皮”的形容,我觉得真的“吾”到了一个部分,就是凡事介有“因”,才明白了对生活上每个部分“接受”的必要。

它在我往后的生活起了很大的作用,尤其我今天的很多想法和做法,都受此影响甚深。
催眠课程整体来说真的让我学习到自己从未想象的东西,更难能可贵的是,能认识一班超可爱的同学。除了大家的学习都非常积极之外,当出现意想不到的状况时,大家的关爱全发自内心,有感彼此的友情难能可贵,虽然大家来自不同的各个领域,有专业讲师、银行高级主管、商人、演员、广播人(当然就是本人啦!)心理医师、医生、中医、市场执行人员、裁缝师、家庭主妇等各种各样南辕北辙的“出身”,竟也出奇的融洽。

虽然当中我还经验莫名其妙的卷入一场小小的“茶杯里的风波”,倒是很惊讶一向火爆的自己,本来当然的做法就是当众和那人理论,可是不然,我竟然为了不想影响同学的学习进度和气氛,一口气把委屈吞到肚子里,(特此感谢当时同学善评和班长当时的开解)回想起来也要感谢始作俑者,上天给予的“合理”要求是训练,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炼”,衷心的感谢所有发生过的人舆事,无论是来协助或是考验我,都是一种缘分,愿把这股力量的次方,无私的回赠,希望他日这些人能无限量得到曾经赋予的无限倍!整个学习的过程也终于吾出了:学习是一种发现,发现是一种乐趣。

灵性的胡茵梦
那是一场“心灵的邀约”,镁光灯下绚烂的生活,和现在心灵上的富裕,真的有天壤之别。
如果你还没能明白,别气馁,因为我也是学习的初哥罢了!共勉之~
vivian

多年来从绚烂的霓红灯转向灵修,在他的一场讲座感受极深,期望能有更多人受惠,于是特意邀请她接受MYFM的独家专访。

多年来没出现在荧光幕,伊人风采依旧,消瘦的身段加上优雅的举止,已不再是为了在人前呈现最好一面的刻意,就算看出已经有点年级,但自然就是一种美。

Spiritualily灵修~在很多坊间传闻当中,因口耳相传演变成充满神秘的一件事,但其实是通过地球大教室的学习,把制造问题的人格/身心及思想的习惯的问题减到最低,进而顺利的让生命得以成长与提升。

言谈中,提及人类某些生活习惯会累积负面能量,严重时引发忧郁或燥郁倾向,但这些事其实是能被避免的,只是大家在安逸的生活当中,逐渐被忽略的觉知,导致问题越演越烈。其实在身理角度上来说,忧郁症是属于身体血清素缺乏,这类人的体型普遍偏瘦削,一般承受不了过度劳累,初步症状如果没被觉察,加上生活压力,工作又不能停止及从小累计的情绪问题得不到释放和疏解,很快便导致重度忧郁。这个阶段有位享誉国际的营养学家成功研发一个理论,证明不饱和脂肪酸和脑神经的传递有关,而神经的髓翘如果长期缺乏营养它就会裸露在大气之中,人就会变得过渡敏感。

而人吃进肚子的不良食物都可能造成一种“拙气”,这也是造成抑郁的其中一个原因,如果没有一定的觉知或累积某程度就会导致无法承受的歇斯底里,放眼现今一些社会问题中,不难发现某程度的抑郁倾向,长期累积后到了无法承受时爆发出来,社会的攻击只是加剧自我保护和防卫,把责任投射到别人身上,,认为自己是受害者,进而合理化自己的动机,做出的种种为人发指举动都是逼于无奈。很多幼年在受“谴责式”教育熏陶的成年人,自然形成防卫性/不肯认错及自我合理化的倾向。但归根到底,虽然悲剧的产生确实是很多人要负上责任,但当事人还是应该为自己所做的事负全责。

人性中的“趋乐避苦”倾向是几乎发生在每个人身上,很多现代人想追求快乐,不管踏入婚姻生活与否,总想逃避现在的不快乐,对自己好一点,追求梦想的生活。虽然表面看来并无大碍,但往往这种人性的展现却会进一步制造更多问题,这其实也关系到我们的成长环境,教育的本质就是鼓励我们要变得更好,从小我们就养成∶必须上进,要不然就是大人眼中的“没出息”!纵使成绩好,但还是要追求更好,职位好也还要更努力。对身材不满意,对业绩不满意,对存款不满意,对与另一半的关系品质不满意等等等等。话说回头,还是必须认清每个人当下的责任实际上是逃避不了的,当你在编织一个理想状况的同时,也更加剧本身对现状的排斥,所以只会把问题弄得更遭。

灵修就是在不脱离现实生活的情况下,随时达到统合,不矛盾,不抗拒,不趋乐,不避苦,全然面对就是一种解脱。接受的本身就是仁慈对待自己的一种态度。

现代生活一如胡小姐提及的:当年虽生活在五光十色的绚烂之中,但还是觉得∶

人生如果只是为了累计财富或者只为得到别人的赞美似乎有点莫名其妙。
但回头看看,几乎现代人都有类似的心灵匮乏。

说起来和我们的身理构造还真有点关联,每个人的眼/耳/口/鼻都是往外接收型,没有一个部分是往内观,于是对别人的种种八卦、政治、经济,分析起来可以头头是道如数家珍,但如果问起真正的内心,需要什么“养分”却不清楚,因为内在的变化太大了,如∶每个人的念头都是瞬息万变,但因为内在世界太精微,所以要练习往内观,学习对念头和身体能量的洞察。
在书海中不断努力钻研的结果,发现原来所有的大师都在强调2个字∶觉知
在学习“觉知”的路途,到“拙火”的启动,无不让人受惠。
觉知教育在我们的环境几乎等于零,凡尘俗世只让我们追求完美的“物质”,学生功课好就是好孩子,考上名校就是无上光荣,赚取大把大把的钞票就是世人眼中的:光宗耀祖,一切就只在0-9的数字中兜圈子。
引用其译自艾兹拉·贝达著的《存在禅:活出禅的身心体悟》的部分解释:
让困境们来觉醒我们心中的解脱与渴望,意味着我们愿意包容它们,不论个中的滋味是什么。简而言之,人生最重要的事就是学习开放和觉醒。它们才是最有效的觉醒工具。
觉得人生失去了和谐,工作忙得不可开交,有这样的感觉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我们永远都得面对痛苦和苦难。我们永远都会有“八十三种烦恼”—财务、健康、成就以及被接纳与否的焦虑等,也许现代人有这么多困扰的原因就出在第八十四种烦恼——我们根本不想有任何烦恼。
人生在世,就是为0~9的数字不断努力打拼而已吗?
许多人都知道如果一天两脚一伸,这些财富没人能带走,但是就是不能不追求?
追求它就有一堆烦恼,我们的烦恼却又来自于:不想有任何烦恼~

当觉知被狂乱的情绪搅动时,不妨以清晰而简洁的话语提醒自己回来面对真相。这时 必须学会以确切而有效的方式修心.
当我们发现自己一团混乱时,可能会认为:“人生不该是这样的。”眼前的焦虑和心中设定 的理想画面不太符合,这时我们就会感觉不对劲。
然而事情并没什么不对劲,问题出在我们 总是以“我想怎么样”的观点来处理人生。
这样的观点其实是奠基于恐惧之上的。我们真正想要的是一份美好的感觉,情绪烦扰当然不是一种美好的感觉,因此我们本能地想逃避它。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往往会助长恐惧,而恐惧又会助长不舒服的感觉,难怪我们总是把情绪烦扰视为除之而后快的敌人。 生命的主题不再是感觉好不好或是喜不喜欢眼前发生的事,而是能否觉醒或能否学会不再逃避恐惧。这并不意味我必须喜欢眼前发生的每一件事;这句话真正的意思是,愿意敞开心胸,面对人生的困境并不代表你必须喜欢它们。意味着我们愿意包容它们,不论个中的滋味是什么。简而言之,人生最重要的事就是学习开放和觉醒。 另一警语乃是觉醒心中的慈爱,也就是以心中无批判的觉察照亮那些我们不想要的面向。 这句警语不能过度强调,因为我们很自然会想确定自己最负面的问题是什么。对这些问题我们很难生起慈悲心或友爱,不过一旦能以慈爱之心软化我们的自我批判,那股沉重的悲剧感 就会减轻许多。 举例而言,每当困惑生起时,与其谴责自己,不如去认清及体验当时所发生的事,并学会将 慈爱的觉知拓展到这个充满困惑被称为“我”的生命身上。当疾病出现时,与其把自己看成一名失败者,或是去分析自己为什么会生病,不如将心中的慈爱觉知拓展到这副肉身之上。其结果是自己的心会变得越来越柔软,越来越开阔。持续而规律地练习觉醒心中的慈爱,它就会逐渐成为我们生命的一部分,一种面对人生的自然反应。

有时当情绪烦扰特别强烈时,那些曾经学过的对治烦恼的方法都不管用了。密不透风的强烈 情绪让我们觉得迷失,甚至快要被淹没了。在这些最黑暗的时刻里,修行就是要将觉察拉回我们心中,借由吸气直接将那些痛苦的情绪吸到胸中。那种感觉就像是把旋风般的肉体觉受吸到心里,然后单纯地将它们呼出来。然而我们并不是在企图改变什么,只是让自己的心变成一个更宽大的觉察容器,然后在这个容器里去经验烦恼。 一旦迷失在这些最黑暗的情绪里,往往会以最严苛的方式批判自己。我们会固化自己的负面信念,认为自己是没价值的、软弱的以及无望的。我们似乎永远也无法跳脱出自己的羞耻感了。但如果能将这些痛苦的感觉直接吸入心中,便能拦腰斩断这些深埋的核心信念。将它们吸入胸中是一种慈悲的举动;以这种方式来打破我们负面的自我批判,就能帮助我们拥抱生而为人的普世性痛苦。

以下是四种对治情绪烦扰的基本警语:

(一)觉醒心中的解脱渴望:将我们的情绪烦扰视为觉醒之道。

(二)觉醒心中的好奇心:借由问自己:“这是什么? ”来体证当下出现的觉受。

(三)觉醒心中的幽默感:从更大的视野看自己的困境,单纯地将它视为我们局限里的一些“东西”。

(四)觉醒心中的慈爱:让心中的空间治愈我们最深的羞耻感和最阴暗的心态。

打开心门与真相共处 在运用这四句警语时,我们必须回来问自己一些最基本的问题:"眼前的这些念头到底是什么?""此刻我心中的画面是什么,我的需求又是什么?""我认为目前的情况'应该'变成 什么样?"我们必须一遍又一遍标明自己的念头,以便了了分明地看到那些我们赖以维生的理想和期待。我们一边揭露自己最深的信念,一边要不断回到当下的肉体觉受里。 心甘情愿地安住在我们的情绪烦扰中,不再抗拒眼前的真相,乃是产生真正转化的关键。这 意味着我们已经学会去迎接困境。然而迎接困境到底是什么意思?这句话并不是要我们刻意去寻找自己最深的恐惧、羞耻感或渴望。它指的是,当我们和这些烦恼相遇时,我们应该打开心胸面对它们所带来的试炼。我们都知道面对心中最深的恐惧是非常痛苦的事,但是到了某个阶段,不去面对它们反而是更痛苦的事。

No comments: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